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兰渡心念念着要试试捆仙绳的威力,怎么能让他们坏自己好事。



    另外他还要渡化苏妲己,这种浑水摸鱼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兰渡一脚踏出万里无踪客栈,凭空出现在三人一妖对峙的中间空地。



    “去”



    兰渡面对着奄奄一息的苏妲己,左手向后轻轻一挥,一根金光灿灿的绳子从其宽大的袖口激射而出,直奔三小贼。



    而兰渡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此刻的他,眼中只有受伤的苏妲己。



    苏妲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



    小英雄哪吒也感动的一塌糊涂。



    太乙真人与哮天犬陷入了深思。



    太乙心里突然跳出一个想法:“我还是和哮天犬一同前往混乱之域吧!”



    他摸摸短圆的脖子:“总觉得这里好像架着一把刀子、、、”



    、、、



    捆仙绳,顾名思义就是捆仙人用的绳子,三个小贼哪能抗住捆仙绳的束缚。



    一个照面就连人带刀被三三捆了个结实,在地上打着滚,哭喊着饶命。



    兰渡可不是好人,他要当苏妲己的救命恩人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三小贼。



    再者,玄武大世界中也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说法,要真这么干,谁还慢慢修佛啊,都去做一个血屠恶人,再找个机会放下屠刀就好了、、、



    “我猜你们组织也不流行‘饶命’这个词吧!”



    捆仙绳很听话的卷起一个小贼脱手的一柄弯刀,刀光一闪、、、



    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兰渡将她从血泊中抱起,她的心动了、、、



    、、、



    鞠百川一行撤走的第二日,原先对兰渡一行全城通缉的通告就被撤走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多的,更加密集的寻医告示。



    一个让朝歌城普通百姓颇为担忧的消息被有心人放出来,纣王将毙。



    联系满城的寻医告示,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纣王中了毒蛊?”



    茶楼内



    有一个奇怪的组合



    一男一女一妖犬二小儿



    男子奇丑无比,只一眼,就让人心生厌恶。



    女子貌美天仙,只一眼,就让人相信爱情。



    二小儿皆是歪瓜裂枣,圆圆的大眼睛显然生错了地方,赤裸裸而毫无顾忌的眼神看着很欠揍。



    兀那妖犬也是奇怪无比,竟然和男主人坐在一起,不时从碟子上摸两颗花生搓了吃,一点都没有身为妖宠的觉悟。



    茶楼里的客人都在谈论纣王寻医之事,都是一些无头无尾的传闻,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大概可以确认纣王确实是被用毒高手下了毒蛊。



    丑男人对此事似乎也很关心,听到隔壁桌的客人阔阔其谈,不请自来。



    “快走开,快走开!”



    “你个丑八怪,快走开,别扰了爷几个的兴致。”



    、、、



    丑男人将美女子拉过来坐在一边、、、



    你说奇不奇怪,凶哥哥们也不凶了,开始继续各自的高谈阔论,时不时用余光去看美女子、、、



    、、、



    丑男人听的很认真,在说话的客人喝茶停顿的间隙发问:“纣王中了毒蛊,那原定十五的选美大会可还会如期举行?”



    客人嘴角明显抽了抽,反问丑男人:“你觉得选美大会和中毒蛊比起来哪件事更重要!”



    丑男人看了美女子一眼,缓缓说道:“我觉得选美大会更重要一些!”



    几位客人都看出了丑男人的心思,心想:“是对你更重要吧、、、”



    、、、



    这个奇怪的组合自然就是闲的蛋疼的兰渡一行了。



    苏妲己身上的伤在经过哮天犬的治疗后已经痊愈,之后便与哪吒一般每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兰渡身后。



    只是兰渡近来总是带他们出门四下打听选美大会的事情,感觉有点怪怪的。



    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几人还特意乔装打扮了一下,其实就是给自己下了障眼法。



    兰渡如愿当了一回丑八怪,苏妲己和哮天犬都是本色出演,倒是没预料到太乙真人的法术如此蹩脚,和哪吒两人都变成了啥鬼样子。



    、、、



    太乙真人最近话比较少,没事就喜欢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兰渡,看的兰渡内心直发毛。



    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想想还是怪可怕的。



    苏妲己不知从谁那听来的,知道了李秀儿被鞠百川带去混乱之域的事情,整天缠着兰渡带她去混乱之域。



    知晓这件事的没几个人,兰渡用脚都可以猜到一定是太乙真人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偷偷告诉苏妲己的。



    说起来兰渡为了能够成功渡化苏妲己也是拼了,无法用武力留住苏妲己,就只能牺牲美色。



    也就是苏妲己满脑子里如小白兔一般蹦跶的爱情。



    不过在过几天她等她被兰渡忽悠上前往参加选美大会的时候就该迷途知返吧。



    在这个世道求生还相信爱情的人真的很稀有,所以兰渡对苏妲己还算关照。



    虽然明确告诉她自己不会去混乱之域,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去混乱之域,也不要想着一个人前往,但还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对混乱之域的了解告诉了她,算是站在现实角度敲打了她一番。



    兰渡让苏妲己帮她一个忙,如果她愿意,作为交换,兰渡将会带她去混乱之域走一遭。



    但之前也说了,他会去混乱之域,但是肯定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所以他口中的带苏妲己走一遭混乱之域,并非是带她去救李秀儿,而是送她一个机缘。



    苏妲己对于未知的东西自然是不懈的,她明确的表达了想要去混乱之域救李秀儿的想法。



    但是对于兰渡的请求她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你莫不是要我去参加选美大会吧?”



    苏妲己悟性很不错。



    “是的”



    “作为回报、、、”



    “不必要,我们命都是你救的,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苏妲己看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被救时火热,但兰渡显然更喜欢和冷静的女人说话。



    “带你走上正道!”



    “呵呵,给纣王当妃子吗?大商下国国主的妃子,我的正道就是这个吗?”



    “对”



    兰渡沉思片刻,摇头道:“也不对!”



    苏妲己不是很懂。



    兰渡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只是让你参加选美大会而已,至于被纣王看上之后、、、”



    他沉默良久后说道:“应该不归我管!”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