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崇文门,离崇武门不到二百丈距离。



    洞吉侍的人,接管了崇文门的驻防。



    洞吉侍能卫总旗官萧明正捧着肚现在哨卡前,方才城中百姓混乱,一帮人要冲卡,金戍营的人拦将不住,萧明一声令下,将冲在前面的几名百姓揪住了一顿乱棒。



    倒是镇住了混乱的百姓,金戍营的把总忙带人疏散民众,引至两侧平安,平泰两坊暂避,两坊早已备下水车沙土,以防百姓用火不甚之用。



    把总鲁童带人回来,气冲冲的和洞吉侍理论,不该随意干涉其他营卫的事务。



    萧明给了他一巴掌,让鲁童带兵滚蛋。



    虽然鲁童比萧明大一级,也要分背后的主子。



    金戍营都指挥使,迟璠。



    洞吉侍督主,刘贤。



    刘贤处处打压金戍营,这是常事,金戍营将士虽有些是朝中大臣子弟,但为了家中仕途,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即使迟璠下了令,也打掉了牙往肚里咽罢了。



    今夜不一样,金戍营守备崇文门,洞吉侍上来夺权,打乱城中防务,是皇帝的大忌。



    鲁童也不争论了,掉头就走,金戍营将士一阵冷笑,也不与洞吉侍的人纠缠,一行人去崇武门城楼找迟璠去了。



    御前坊,红衣老者和白衣老者已不见踪影,洞吉侍副指挥罗南志带着人到了。



    “御前坊有妖人出没,都小心点。”罗南志大手一挥,洞吉侍能卫手持兵刃,分散潜入坊中。



    “你等随我去袜底胡同,”罗南志点了几个人,带着直奔坊后幽深的胡同而去。



    符宗天坛,鹿先生坐在殿前,手里还提着半壶酒,对着明月正作诗呢。



    曹无量到了,鹿先生斜眼打量了一番,看来是喝的不少,努努嘴示意曹无量坐过来。



    左都督曹无量也敞亮的坐在台阶上,瞧着鹿迎风红扑扑的脸颊,笑道:“听说鹿兄今夜捉妖?”



    鹿迎风点了点头,“逮了一人,救了一人,还要杀一人才算过得今夜。”



    “杀者何人?”



    鹿先生咧嘴一笑,八字胡讨喜般动了动,长吁一口气,熏的曹无量不禁皱眉,“没想好。”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