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下午四点五十七分,侦探社房门被敲响。



    奥利弗看到的钟表快了三分钟。



    陆离被吵醒,恍若镀上一层朦胧薄雾的眼眸渐渐清晰,化为一潭幽泉。



    这一次没再坠入那片光怪陆离的梦境,不过也想不起来梦到什么了。



    洗漱一番,走向等在门外的奥利弗,临出门前,陆离拿上衣帽架上的礼帽,随后关上房门。



    咔嗒——



    房门闭合,昏暗的侦探社重归于冷清。



    ……



    “卖栗子咯,卖栗子!”



    “刚刚捞上来的鳗鱼,4先令一磅——”



    “把头绳还我!”



    叫卖声在熙攘的水手街道回荡,孩童嬉戏打闹跑过。鱼腥味在空气中飘荡,来自出海回来的船员,或是他们带回的鱼。



    “你要跟我一起吗?”



    陆离偏了偏头,对跟在身旁的奥利弗道。



    “不,我在前面左转。”奥利弗指着前方的拐角道。



    到了拐角处,奥利弗打着招呼溜掉。陆离目送他离去,戴上礼帽,混入熙攘的人群中。



    ……



    “驱魔人阁下,需要我现在闭馆吗?”



    画廊二层,推门走进办公室的陆离受到本杰明的热情接待。



    光秃秃的书架和光洁如新的桌面说明昨晚的一切不是幻觉,陆离忽然今早临走前没告诉他办公室里的情况。



    不过现在本杰明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陆离就没有提起。



    “等到正常营业时间结束吧。”陆离回答。



    “呃……”



    本杰明流露尴尬之色:“现在没有客人在画廊里。”



    画廊最后还是在营业时间结束的6点整闭馆。员工陆续离开,本杰明最后一个走的。



    陆离站在门前目送本杰明离开,没有转身回画廊,反倒是走下台阶,绕到画廊的背面,走到二楼的一处窗口下。



    那里是二层办公室的窗户,也是陆离昨夜丢下婴儿亡灵的地方,不过地面并没有什么痕迹。



    确定婴儿亡灵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陆离回到画廊正门,将门上营业的牌子摘下来,关上大门。



    天色开始变得暗淡,但离彻底暗下还有些时间。陆离点燃油灯,盖上防风罩,安静等待夜幕降临。



    画廊长廊逐渐变得昏暗,朦胧,不可视物。半小时后,只剩下陆离周身一小圈亮着油灯。



    哗——



    诡异的摩擦声在走廊深处响起,回荡而来。



    雕塑活了过来。



    陆离站起身,提起油灯,绕过书桌走向长廊深处。



    走出十几米,他看到长廊上正在接近自己的雕塑。



    “晚上好。”



    陆离打了声招呼:“我需要你的帮忙。”



    不需要等待雕塑回复,陆离抱起雕塑,走向长廊尽头,通往二层的楼梯。



    “我知道你能听到,能思考。我需要你帮忙守在楼梯边留意阿西娜,你应该知道她。如果她从休息室里出现,过来告诉我。”



    陆离在楼梯前放下雕塑,注视雕塑那双毫无生机的石质眼珠道:“如果你不想,可以走开。”



    向后退出几步,转身离去,数秒过去,身后始终没有响起石头与地板摩擦发出的挪动声。



    成功了。



    途径安娜的画像,画中少女依旧凝固着,没有活过来的迹象。



    收回视线,陆离继续向前。



    却在这时,一双略有些透明的手掌从陆离脑后绕出,遮挡住陆离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清脆如黄鹂的笑声身后响起。



    陆离停下脚步,不过还是慢了些,那双挡在眼前的半透明手掌反应不及,从眼眶按进陆离的脑袋里,慌乱的连忙复原。



    “安娜。”陆离说道。



    “什么嘛,你都不故意猜错一下。”



    安娜气鼓鼓落下双手,飘到陆离面前,鼓成包子脸。



    “……?”陆离黑眸浮现一些困惑。难道这种猜猜我是谁的游戏需要故意回答错误人名吗。



    转瞬间收起困惑,陆离恢复平静道:“你可以感应到其他鬼魂的位置吗?”



    “如果不特意隐藏气息的话,可以。”安娜点了点头。



    “很好,我需要你的帮忙。”陆离轻轻颔首。



    ……



    “我感觉到它了……在那里!”



    画廊外墙背面,陆离提着油灯,高高举起。



    安娜飘荡在身边,惊喜叫道。



    他们在墙下寻找什么——或是说一只幽灵。



    陆离仰头,顺着安娜指向高处,在一条离地数米的树杈上发现垂下的脐带。



    手臂举得更高,挂在树上幽灵婴儿出现在油灯光芒内。



    它的脐带缠绕着树杈。感知到油灯的光芒,幽灵婴儿挣扎摆动起手脚。



    陆离看向身旁安娜,指向树上:“把那只幽灵婴儿抱下来。”



    “唔……它看起来好奇怪,这就是人类幼崽?”安娜飘上树杈,嘴上吐槽,但是动作并无嫌弃地解开脐带,虚捧幽灵婴儿在陆离面前落下。



    陆离伸出双手,于安娜不解中托起幽灵婴儿。



    它尚未完全长成,指节还连在一起的双手双脚抱住陆离手臂,嘴巴裂开,露出满口尖锐牙齿——没有尖叫,也没咬下。



    它只是看到同类而在开心的笑,尽管声带未长成的它无法发声。



    换做昨天,陆离不会这么试探。但在遇到安娜和雕塑这类不会袭击人,可以交流的鬼魂后,让陆离的态度产生了一些变化。



    鬼魂也曾是活人,为什么不能拥有人性?



    低头看向幽灵婴儿,这只不足七个月的幽灵婴儿还未发育完全,层层堆积的皱纹生长一层细密的绒毛,面部更像是兽类的吻部,看起来像是一只恶鬼幼崽。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陆离伸手去触摸它的眼睑,发现它可以视物,五只手指像是青蛙的蹼,连接一层轻薄透明的薄膜,去抓陆离的手指。



    陆离收回视线,看了眼神情古怪的安娜,绕回到画廊正门返回。



    锁上大门,陆离脱下大衣裹住幽灵婴儿,放在书桌上的油灯旁。



    他抬起头,看向神情愈发古怪,欲言又止的安娜:“你想说什么?”



    “它是你的孩子?”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抱它回来……?”



    “它是阿西娜的孩子。”



    “……?”



    “它能平息阿西娜的怨恨。”



    “问题来了,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陆离沉默片刻,凝视着安娜的双眸道。



    “因为我是驱魔人。”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