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听到罗腾飞受伤的消息后,张小剑立刻让商务车开往第二医院。



    虽听叶墨竹说人没什么大事,但他当然有自己的小心思,他想借着罗腾飞受伤的事儿把今晚不好推的饭局推了。



    所以来到第二医院门口时,张小剑对陈宇道:“你们是公众人物,就别进去了,今晚不行就算了吧。”



    谁知道郝悦居然道:“演唱会歌迷发生交通意外,华庭的艺人听闻后去医院探望,这事儿传出去,也对公司好啊。”



    “……”



    张小剑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于是就发生了现在张小剑带着一堆华庭艺人,出现在外科诊室的看望罗腾飞的场面。



    罗腾飞正感慨自己何德何能时,张小剑一把握住了罗腾飞的手,殷切的问了句:“腾飞,怎么样,伤的挺重吧。”



    ???



    罗腾飞一脑袋问号,怎么就直接给他的伤势定性了呢?



    然后他看到了张小剑挤了挤眼睛。



    罗腾飞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最佳捧哏,他要是看不懂张小剑的眼色,也的确就不用混了。



    他道:“哥,不瞒你说,这腿啊...”



    “需要截肢吗?”



    罗腾飞咳了一声:“那倒不至于,就是现在真站不起来了。”



    张小剑用眼神示意他干的不错,谁知道这边小护士率先拆了罗腾飞的台:“屁股针,都这样,一会就好了。”



    罗腾飞:“……。”发现了张小剑眼神又变了。



    “不是,护士姐姐,我怎么感觉我屁股这块肿了,我觉得头也有点晕..”



    “来我看看。”说着小护士对众人道:“你们让让。”



    众人退后,帘子再次拉上。



    小护士脆脆的声音就传来:“裤子脱了。”



    罗腾飞表情极其尴尬,心想小姐姐你是老天派来克我的吗?



    见罗腾飞扭扭捏捏,小护士一皱眉:“又不是没看过你的大白腚。”



    罗腾飞一咬牙,一闭眼,心想小剑兄我可都是为了你,你可得记着我的好呀。



    那边小护士弯下腰,仔细的看了看针孔附近纳闷道:“没肿啊。”



    ————



    的确没肿,也没什么大事。



    本来想让罗腾飞死活在医院赖一宿的计划被小护士完全破坏。



    所以张小剑最后也只能跟着李峰众人一同去了饭店,倒是白杨高青松他们连忙说要留在医院陪罗腾飞拍片子,不至于大家一起受苦。



    酒桌上的事情无非那么点事。



    几瓶之后,众星也不在那么拘谨,都是在社会上混的老油条,分寸这时候拿捏的一个比一个到位。



    所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苦,只是因为时间本来就晚,喝差不多了,张小剑就连忙告辞。



    临了时,互相加了微信。



    张小剑在群星的恭送下上了商务车,一溜烟的奔自己家去了。



    —————



    坐在车上,张小剑看着窗外的霓虹一度感觉非常不真实。



    作为一条咸鱼,有钱之后的张小剑没什么理想抱负,就是想花钱过着好的生活,享受着好的日子。



    只是照这样下去,自己好像就不咸鱼了,看来以后花钱需要谨慎,不能脑袋一热,就买了像华庭这样的公司,不然麻烦会更多。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商务车已经开进了小区里。



    张小剑抬头一看,发现小区内家家户户都亮着灯,不由得有些纳闷。



    回到家门口,看到家里也亮着灯,张小剑赶紧快步推开了门。



    二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张小剑回来了就道:“小剑,刚才物业的和警察的来了,说是有人家遭了贼,这贼好像还在小区里,这会好像正四处找呢,叫我们堤防些。”



    原来如此。



    张小剑换上了拖鞋:“这上那抓去,估计多半是白忙活。”



    “白忙活也得忙活啊,这大夏天的独门独栋都会开窗,万一躲谁家里了,多危险啊。”



    张小剑点了点头道:“那也是。”一边说一边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又猛然站了起来。



    二姨纳闷道:“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张小剑道:“我得去陈凝那看看。”



    二姨一拍脑门:“对啊,怎么把这茬忘了,那你赶紧去。”



    赶紧换上鞋,张小剑一路跑向陈凝家的小别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



    陈凝家和张小剑家相距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一路小跑的来到陈凝家门口,发现她家的灯全是暗的,二楼的窗户居然还是开着的。



    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回应,张小剑喊了两嗓子,没人回应连忙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直忙音,张小剑急了。



    看了看开着的那扇窗户,正研究怎么能爬上去的时候门前的门忽然打开。



    只穿了黑色薄纱睡衣的陈凝站在门前,扎了一个丸子头,鹅蛋脸上没施一点胭粉,却天生丽质的好看。



    张小剑呆了一瞬间,目光不自觉的下移了一下..



    陈凝这才发现自己穿的好像有点暴露,用手下意识的一遮道:“大半夜的喊什什么呢,叫魂呢?”



    张小剑:“……。”



    “小区遭贼了,我怕你出什么事过来看看。”



    陈凝闻言心中一暖,看到了张小剑额头上的汗珠,知道他应该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讯息一路跑过来看自己的,于是话语一柔:“进来再说。”



    张小剑看着转身进了屋跟了进去,顺手将门锁上。



    陈凝打开了客厅的灯,坐在了沙发上,由于睡衣有点短这一坐下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之中。



    张小剑本来就刚喝完酒,喉咙有些干,此时又看着活色生香的美女坐在自己的面前,又是封闭空间,又是孤男寡女的难免感觉喉咙更干。



    “有没有水?”



    陈凝一指开放式厨房里放着的透明凉杯,张小剑赶紧去接满了一杯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看着他那模样,陈凝问道:“小剑,你喝酒了?”



    “嗯,刚喝完回来。”



    “回来听说这事就跑我这来了?”



    “是啊,怕你出事。”



    陈凝露出有些满意的笑容:“你还知道关心我呢?”



    张小剑赶紧了点了点头:“那肯定的啊。”



    陈凝一抿唇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娇嗔与不满问道:“你和墨竹小妹妹最近进展到哪一步了?”



    张小剑看着陈凝的表情,听着她话语中的语气,很明显的有点愣住,因为他感觉陈凝好像吃醋了...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