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和朱有尘一样,杨剪的斗卡水平也是刚入门,手里的卡牌也很普通。



    但正是因为卡牌普通,对战起来才更有意思,玩起来也更加起劲。



    不得不说,杨剪的斗卡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属于那种状态型选手,状态来了得时候,能打的朱有尘毫无还手之力,可状态不好的时候又会输的很惨。



    而朱有尘属于稳定型选手,虽然偶尔会被杨剪状态爆发赢下几局,但整体下来还是赢多输少。



    各宫队伍当中,还是有不少斗卡爱好者的,两人的斗卡不知不觉吸引了一堆观众。



    梅洛洛虽然对斗卡兴致不是很高,但对输赢很看重,从头到尾一直在帮朱有尘加油助威,令杨剪一脸羡慕嫉妒恨。



    时间在斗卡中缓缓流逝,其他四宫的队伍也已经陆续赶到。



    最先赶到的是影偶宫的队伍,为首的是一位身材消瘦,面容冰冷的青年,眉宇间流露着一丝丝邪异之气,此时便是影偶宫当今第一天才,被称为暗影之星的司徒飞星。



    朱有尘三人这边也已经结束了斗卡,听完杨剪对司徒飞星的介绍之后,无论是朱有尘还是梅洛洛,都产生一个疑问。



    “司徒飞星?”梅洛洛眨巴着眼睛问道:“他跟元素宫的司徒刚是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同姓吗?”



    “谁跟你说他们是同姓的?”杨剪哭笑不得道。



    “难道不是吗?”梅洛洛一头雾水道。



    “当然不是。”杨剪哑然解释道:“司徒飞星是复姓司徒,而司徒刚是姓司,名徒刚。”



    “……”得知两人并非同姓后,朱有尘和梅洛洛都有些无语。



    紧接着赶到的,便是异偶宫的队伍,为首的是一名相貌普通,身穿紫色长袍的青年。



    杨剪这边自然也帮朱有尘二人介绍起来:“这家伙便是异偶宫的第一天才,石袍辉,也是当世九星翘楚当中,争议最大的一个。”



    “争议最大?”朱有尘蹙眉道:“为何?”



    “很简单,因为这家伙是九星翘楚中实力最差的那一个,虽有双重异偶资质,但只有一只异偶产生了变异,另一只异偶只能算是普通宏偶,而且石袍辉各方面的天赋和资质也跟其他八星差了一些,所以很多人觉得他配不上造化之星的称号。”



    朱有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奇问道:“奇怪,堂堂九大宫之一的异偶宫,难道就没有更优秀的年轻人了吗?”



    “不清楚。”杨剪摇头道:“以往的异偶宫都是九宫排名靠前的存在,可不知为何,如今一代异偶宫弟子却普遍偏弱。”



    “为什么会这样?”朱有尘疑惑不解道:“异偶属性不是更容易诞生强者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异偶宫近些年来确实没落的许多,至于这背后的原因,也没人知道。”



    说话间,另一伙人便浩浩荡荡的赶来了九宫集合的现场,正是之前“梅开二度”的机械宫队伍,为首的墨云天面容冷峻,性格也比较孤傲。



    眼看机械宫队伍赶到,朱有尘三人不由表情古怪的相视一眼,不自觉的往后躲了躲,生怕被机械宫的人认出来。



    墨云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刚一到场,便向各方讲述了之前被抢走一只七魄守护的事情。



    详细交流一番后,才发现他们被抢的情况跟阵偶宫如出一辙。



    一时间,无论是阵偶宫、机械宫两家,还是其他几家,神情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墨兄,你可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贺云滔郑重其事的追问道。



    墨云天苦涩摇头:“那招海浪形态的偶技太过霸道,根本稳不住身形,说出来诸位可能不信,那人临走前还特意丢给我一道巨浪,那道巨浪的威力极其恐怖,险些将我的两只机械偶秒杀。”



    “嘶~~~什么偶技这么厉害?”旁边众人惊疑不定道:“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偶技?”



    异偶宫这边,石袍辉半信半疑道:“那人真有两位说的这么玄乎?”



    “真是情况可能比你想的还要可怕。”墨云天心有余悸道:“如果我的机械稳定器没感应错的话,那些海浪的伤害应该是混沌属性的。”



    “什么?混沌属性?!”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包括尧婵在内。



    贺云滔更是眼神颤动,惊疑不定道:“竟然是混沌属性的偶技,难怪如此恐怖,难道说外州又诞生出一个拥有混沌属性的怪胎?”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们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元素宫的司徒刚面色沉重道:“墨兄,你确定那招海浪偶技是混沌属性?”



    “人的判断或许会出错,但机械的判断绝不会出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墨云天意味深长道。



    闻言,在场的八大宫众人纷纷陷入了沉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兽偶宫的队伍才姗姗来迟,看兽偶宫众人的样子,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



    “对不住了各位,来的路上碰到一帮外州的杂毛,所以耽搁了点儿时间。”



    兽偶宫为首的是一名身材壮硕,长相也很粗犷的青年,刚一到场,便扯着浑厚的嗓门跟众人解释了迟到的原因。



    杨剪这边也在第一时间跟朱有尘二人介绍道:“此人便是兽偶宫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庞虎,出了名的莽子,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是因为兽偶的影响吗?”朱有尘沉思着问道。



    “有一定这方面的原因。”杨剪点头道:“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兽偶宫的传统门风,自古以来,兽偶宫便崇尚简单粗暴、能动手就不动口的作风,在九大宫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惹谁别惹兽偶师,尤其是兽偶宫的兽偶师。”



    朱有尘了然点头,没再多问什么,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聚齐的当世九星翘楚身上。



    随着九大宫齐聚,尧婵众人也终于开启了关于应对外州队伍的讨论,并很快达成了统一战线。



    达成统一战线后,兽偶宫的庞虎特意补充道:“那啥,联手可以,但有一点得先讲清楚,此次联手只持续到真传开启,真传开启之后还跟以前一样,各凭本事。”



    “行了老庞,谁还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游进一帮人没好气道。



    庞虎咧嘴笑道:“没办法,这兽皇传承的强大想必诸位都已经有所了解,我庞某也不跟你们绕圈子,这兽皇真传我拿定了,有谁不服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



    “庞兄说笑了,秘境真传这东西向来都是有能者居之,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尧婵盈盈开口道。



    “尧妹子这话什么意思?”庞虎疑惑蹙眉道:“你也想跟我争这兽皇真传?你又没兽偶,争这兽偶系传承有什么意义?”



    尧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据我所知,庞兄最大的竞争对手恐怕是外州人士。”



    “外州人士?”庞虎满眼不屑道:“就外州那帮杂毛兽偶,也配与我兽偶宫相提并论?”



    “那可未必。”尧婵笑道:“先前在赶来的路上,我遇到了当今空圣一脉的传人空玉恒,他就有一只兽偶,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冲着真传来的。”



    “空圣一脉也来了?”旁边众人惊愕道。



    一听是空圣一脉的传人,庞虎也不由凝重了几分,“尧妹子,那什么空玉恒实力如何?”



    “十引,两六星,一五星。”尧婵平静说道:“至少我现在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当然,他也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闻言,旁边众人面面相觑,而庞虎的脸色也越发凝重起来。



    “没想到连空圣一脉都参与进来了。”战偶宫雷万钧沉吟分析道:“看到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啊~!”



    “现在还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旁边游进开口道:“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联手对抗外州的队伍,至于这次外州的来意和目的,那是长辈们的事情。”



    “游兄说的没错,咱们只要把秘境里的情况处理好就行,其他的交给老一辈就好。”



    一时间,九大宫众人便没再纠结其他,开始一门心思的商讨接下来的策略。



    既然九大宫已经抱团联手,自然不可能守株待兔,等外州队伍过来。



    如今秘境内的魄兽基本已经被清理干净,据大多数灵魄之力都掌握在历练者身上,真正召唤成七魄守护的只有很少一部分。



    因此,他们接下来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联手反扑外州的队伍。



    不过在这之前,有必要先把各方收集到的灵魄之力消化一下,毕竟秘境历练才是重点。



    这样做不仅可以更安全、更效率的挑战七魄守护,又可以在之后跟外州队伍的交锋中减少损失。



    “对了诸位,你们各方目前凑齐了几魄传承?”兽偶宫庞虎兴致勃勃的开口问道:“要不咱凑一下,先把全套共振的效果弄清楚?”



    “可以。”其他各大宫也都点头表示赞同,毕竟他们也很想弄清兽皇传承的全套效果。



    对于这件事,兽偶宫这边无疑是最为上心的,见各方都没什么意见,庞虎二话不说,直接从识海中牵引出三颗道魄,“这是我兽偶宫目前的收获,可惜重复的太多,暂时只凑到了天冲魄、灵慧魄、英魄,诸位看看能不能把其他四魄凑出来?”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