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老胡同正文卷第二百零四章居然是她,红颜薄命今天的北平城阴沉沉的,空中飘散着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眼下已是秋季,落下的雨水,只会让人感觉到清泠。



    但该繁华的地方还是依旧繁华。



    比如说新世纪酒店。



    这家酒店的夜场照样是爆满,来这里唱歌跳舞喝酒的客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其中最高兴的自然是红蔷薇孙小娥。



    为什么呢?因为白牡丹走了,她自然就更加得宠了。



    尽管说对白牡丹的死有些遗憾,可相比自己现在享受的待遇,她更加满意。



    白牡丹不死,她哪能这么快出人头地呢?



    孙诚对她也很照顾。



    在这样的情况下,穿着美丽裙装的她,像是一朵娇艳的蔷薇,在舞厅最前面唱着歌,歌声如同外面的秋雨般缠绵。



    “蔷薇唱得真不错,有赏!”



    “这是我家少爷送给蔷薇小姐的鲜花!”



    “帮我蔷薇小姐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她吃顿饭。”



    ……



    这就是现在红蔷薇的人气。



    这种得到众多宠爱的生活简直是太美妙了,红蔷薇是心花怒放。



    那个白牡丹死就死了吧,我和你又没有那么深厚的交情,难不成你还想要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不成?



    这就是我名扬四九城的地方。



    我要在这里找个好归宿,过上阔太太的生活。



    带着这个想法,红蔷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孙诚的满脸堆笑中,离开了新世纪酒店。



    只不过她并没有乘坐黄包车,而是有富家少爷过来相送。



    坐着小汽车,红蔷薇来到自家胡同前面。



    “今天就劳烦梁少爷了!”红蔷薇媚眼如丝,声如黄鹂般说道。



    “不劳烦不劳烦,蔷薇姑娘,我送你回家吧!”梁少爷捏着红蔷薇的小手,热情无比地说道。



    “不劳烦您了,雨停了,我也就几步路,这时辰不早了,您回去早点歇着吧!”红蔷薇十分体贴地说道。



    “那咱们明天说好了,一起共进晚餐啊?”梁少爷跟着说道。



    “好呀!梁少爷,再见!”



    挥了挥手,红蔷薇沿着胡同往里面走去。



    “再见再见!”



    梁少爷看着那婀娜的背影,笑着抹了抹嘴边,然后挥挥手,车子开走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别说是行人,就连是野猫野狗也都去睡觉,没谁会想着在这个时间点还在外面瞎游荡。



    嘎登嘎登。



    穿着小皮鞋的红蔷薇,踩在脚下的青石路面上,发出着阵阵清脆的声音。



    她嘴里哼着小调,手里随意的拎着小包,身体摇曳着前进。



    哼,还想送我到家里,进来了恐怕就不想走了吧。



    想占我的便宜,没点真金白银可不行!



    “呜!”



    然而就在红蔷薇刚刚拐过一个弯,都还没迈步的时候,忽然从阴暗的角落里冲出来一道身影,直接拿着手绢捂住她的鼻子嘴巴。



    红蔷薇顿时惊恐地挣扎着,发出阵阵呜咽的声音。



    但这样的挣扎换来的是背后那人愈发强劲的用力勒住。



    短短片刻,红蔷薇就昏迷过去。



    这道黑影随即无视掉落在地的小皮包和一只高跟鞋,猛得将红蔷薇扛起来,快速离开了这里。



    ……



    周三,清晨。



    楚牧峰刚刚晨练完回来,就看到另外一个小巷围满了人群。



    目光扫了扫那些看热闹的百姓,再瞥了眼拉出来的警戒线和停在外面的边三轮,他心中就冒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吧?难道说又有碎尸案发生了?



    要知道白牡丹碎尸案过去不过才三天时间,总不能又来一起吧?



    真的要是的话,这事性质就严重了。



    因为发生的抛尸地又是在景阳胡同,这里面就有古怪了,会让百姓感到心慌。



    “你们看到没有?崔老实急得直跺脚,都快哭了,他也真是够倒霉的,换个地方清理,又能发现一具被肢解的碎尸!”



    “说的就是,真邪乎,崔老师这是惹了鬼吧?”



    “真是够残忍啊,又是一起碎尸案,这个凶手简直是个疯子?不然为什么每次杀了人之后,都要分尸抛尸呢?”



    “我现在就想知道这次死的人是谁?”



    ……



    果然又是碎尸案!



    听到这些议论后,楚牧峰就甩开大步直接走过去。



    看到是他过来后,警员赶紧清路。这次过来的还是侦缉五队的人,带队的是华容。



    “科长!”愤然的华容带着几分愧色迎上来。



    前面的碎尸案还没有告破,这次又冒出来一个,作为负责破案的华容,自然觉得面上无光。



    “说说情况吧!”楚牧峰平静地问道。



    他现在也是感到有些恼怒。



    凶手这样做分明就是在挑衅,就是在耻笑警备厅的破案能力,要不然的话,敢在短短三天之内,又开始作案呢?



    前面杀人分尸,这次又是同样手法,真的当我们警备厅都是摆设不成?就没有办法破案,把你揪出来绳之以法吗?



    “科长,九陵说知道死者是谁。”



    “是谁?”



    华容挥挥手,黄九陵就赶紧走过来,站到楚牧峰面前后恭敬地说道:“科长!”



    “你认出死者了吗?”楚牧峰问道。



    “是的!”



    黄九陵指了指尸体碎块后,低声说道:“科长,我刚才已经仔细查看过了,死者就是新世纪酒店的红蔷薇孙小娥。”



    “她的头发和眉毛也都被剃掉,整个尸体被切割成好几块,也是装在一个麻袋中,这个麻袋这次不是苏记的,而是别家。”



    “红蔷薇,孙小娥!”



    楚牧峰皱起眉关,这么说的话自己也是认识的,毕竟黄九陵问话的时候,楚牧峰也在场,知道这个和白牡丹齐名的女人。



    只是没想到这才短短两天,红蔷薇就步了白牡丹的后尘,变成了一具残缺的冰冷死尸。



    居然是她,真是红颜薄命啊!



    “对,就是她!”黄九龄肯定道。



    “继续说!”楚牧峰面若寒霜,受害者都是舞厅的女人,而且都被分尸,这显然是个针对性极强的案子。



    “是!”



    华容有心想要栽培黄九陵,所以说就将机会让出来,而黄九陵也很详细地做出汇报,简洁明朗地汇报现场的情况。



    “科长,关于孙小娥的详细资料,咱们科里留有备案,回去后就能调取查阅。现场的情况是,尸体总共被分割成六块,分别是脑袋,四肢和躯干,其中头发和眉毛和白牡丹的死状一样,都被剃光了。”



    “死者是今天早晨被负责清理垃圾的崔老实发现,他也是上次白牡丹分尸案的发现者。”



    “根据调查,他也不是特意过来,这里也的确是他每天要清理的定点垃圾堆,有关他的口供,正在那边进行着录着,稍后会整理出来。”



    “再有就是天气!”



    “和白牡丹被杀的时候一样,昨天也是下雨的,所以说尸体的鲜血也是被冲刷走不少。现在有一个疑点,凶手是每逢下雨天要杀人呢?还是说这只是巧合。”



    ……



    黄九陵将知道的现场情况做出着汇报,楚牧峰听后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些资料尽管说很详细,但很多其实都没什么用处。



    因为这里的情形和白牡丹的近乎如出一辙,除了能说明十有八九是同一人所为之外,其余的有价值的信息呢?



    “这里还是抛尸地,不是第一凶杀现场!”



    华容在旁边做出着补充:“我建议和上次的案件并案调查,另外就是这事牵扯到的又是新世纪酒店,我会即刻带队过去问口供。”



    “我想先后两人被杀,新世纪酒店的那些舞女们估计也会着急会恐慌会害怕。没准在这种情绪下,会说出什么秘密。”



    这话说的挺有意思。



    “将现场清理好后就前去新世纪酒店,这次我和你一起过去。”



    楚牧峰心里的怒意也被激起来,他倒想看看,这个手段极其凶残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人!



    “是!”



    ……



    警备厅,刑侦处。



    楚牧峰回来后,曹云山正在办公室中等着。



    “处长,您找我?”楚牧峰恭敬地说道。



    “嗯,回来了,来,坐!”曹云山丢了根烟过去。



    随着烟雾缭绕着升起,曹云山那张脸庞显得有些神秘。



    “听说又发生了一起碎尸案?”



    “是的!处长。”



    楚牧峰点点头回道:“第二起碎尸案了,死者都是新世纪酒店的舞女,所以我怀疑这个案子应该是和新世纪酒店有关系。”



    “上次过去调查的时候,没有见到他们的老板,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我要弄清楚这些舞女和他有没有关系。”



    “碎尸案你自己看着处理就好,我想说的是德川京上的被杀案,你心里有数没有?”曹云山眯缝着双眼缓缓问道。



    和碎尸案相比,这个更加重要。



    “处长,这个案件很棘手?”楚牧峰感觉到曹云山的不对劲后低声问道。



    “棘手倒不至于,关键是有些麻烦,这事必须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掉,要是不然的话,事情会越闹越大,我收到消息,说是城外岛国驻军很有可能会借此生事,挑起事端。”曹云山想到这个,就感觉有些头疼。



    “城外驻军?”



    楚牧峰眼皮微颤,心里顿时有数。



    沉吟片刻,他抬头说道:“那好,处长,我去和井上三雄谈谈,保证将这事处理好。”



    “有把握吗?”



    “有!”



    曹云山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局势很微妙,咱们不能给岛国驻军出兵的理由,这个理由就算是给,也绝对不能是咱们给的,你明白吗?”



    “处长,我知道!”楚牧峰对曹云山的顾忌也能理解。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