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最后一只三足金乌,冥想射日神弓,给我杀啊,射日神弓,杀杀杀杀杀!”

    幻境种的王庚一声接一声大吼,射日神弓剧烈震荡,似乎随时可能会崩毁!

    “嗖”

    箭离弦,天空的最后一只金乌发出不甘心的嘶鸣声,带着无穷的悲凉而落地,金乌落地之时,王庚心中升起一股悲凉。

    上古金乌全盛时期,基本上代表了妖族的辉煌,后羿射日,毁灭的是一个种族的辉煌!

    “是不是感觉到心痛?”一个声音问道。

    这个声音好像来自人内心,让王庚怀疑是心底的疑问,逼得他下意识中自问自答。

    “上古金乌,乃是金乌中的皇者,他们的死几乎代表了妖族的落寞,我......不对,我应该已经破幻阵了,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天空的金乌消失了,地面的赤红消失了,周围是黑森林,自己应该已经回到了现实,可是声音是谁,来自哪里?

    “本座,天下第一妖黑山老妖,或者说本座是黑山老妖留在幻阵中的一缕意志,你体内的玄武真煞唤醒了我。”

    比黑暗更漆黑的地方,坐着一黑袍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棱角不见峥嵘,眼神不见岁月,黑发不显沧桑。

    男子的气息很平静,平静的好像他根本不存在,哪怕你亲眼见到他,你的心也一遍遍告诉你“他不存在”。

    他像是树叶像是微风,仿佛天地万物,一切的一切都在他气息之中,你只需要看他一眼,便看到了“道”。

    人法道,道法自然,他就是自然。

    天下第一妖,自称真真正正的道家人士,黑山老妖体内的气息也是世间唯一到达返璞归真级别的存在。

    原本潜伏于体内的玄武真煞剧烈的晃动,在犹豫在兴奋,似乎随时想要离体,但又有些犹豫,如果它离开王庚,那谁来镇压王庚七魄?

    “你的体内有紫薇真龙的气息,我知道你体内的紫薇真龙在镇压玄武真煞,现在你可以让紫薇真龙放弃镇压,放出体内的玄武真煞,你的玄武真煞中有张三丰的气息,我想和他一战。”

    黑山老妖的语气很平静,很普通,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似乎同意他的话就是道理,同意就是理所当然,反对他的话就是逆天!

    “我......为什么信任你?”

    “你可以不信任我?那样的话杀了你一样可以引出他,哪怕这里仅仅是我的一缕懵懂的意志,杀死一个无法反抗的小僵尸,并不是很困难!”

    黑山老妖细心解释,语气像是长辈给晚辈解释为什么天空是蓝的。

    在他眼中,王庚就是晚辈。

    黑山老妖的话让王庚无法反驳,的确,自己在黑山老妖手中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眼前的黑山老妖,自己连他生命存在的形式都看不清楚,他属于幻境还是灵魂分身?

    如果这都看不清楚,怎么攻击?

    “好,我答应你。”

    “吼~”

    听见的紫薇真龙发出一声极其低沉的吼声,很是委屈很是不甘,但是没用,他根本不是玄武真煞对手,更不可能是眼前的黑山老妖对手,他只能选择退让,退出和玄武真煞的压制。

    这一刻,玄武真煞彻底压制王庚六魄,多出的一道玄武真煞猖狂无比,在王庚体内乱窜!

    王庚的身体一僵,呆立当场,被玄武真煞控制,他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冥想更不可能,只能转动眼珠子。

    “够啦,小玄武,我知道在这里的是你的一道分身,你的分身只能镇压他却无法杀死他,否则把你分身引来的那一位,早已经杀死了他!”

    小玄武?分身?什么意思?

    王庚只是不能移动而已,他的听力正常,听到黑山老妖的话一顿。

    便是这一刻,他感觉到体内暴虐的玄武真煞安静下来,最后一道玄武真煞往心口汇聚,与另外六道玄武真煞汇聚。

    七道玄武真煞汇聚到一起,在心口位置发出一阵淡青色光芒,光芒的核心位置,一团宛如鸡子的光芒中,一只龟蛇二相神兽缓缓睁开眼。

    这一刻,王庚感觉到自己似乎和它四目相对。

    不屑

    这是他眼神中传递的意志

    他对自己不屑?你这么牛逼咋杀不死我呢?王庚心道。

    似乎能够读懂王庚的内心,这神兽爆发出一声吼叫声,王庚便感觉眼前一黑,自己的一切肉身和灵魂的感觉彻底被斩断,天地之间唯有黑暗!

    “小乌龟,你是怕被我打败,然后被他见到后觉得丢脸,所以才隔断他一切感觉的吧?”

    一个声音在王庚脑海中响起,然后他发现自己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不止如此,先前为了对抗幻阵,自己的灵魂力量已经虚弱无比,此时此刻他的灵魂力量却比之前更加强大!

    然后,他就看到在自己眉心位置爬着一只玄武神兽,巴掌大小的玄武神兽死死盯着黑山老妖。

    “你当年被张三丰打败了,怎么还敢现身?”

    “呵呵,这到要谢谢你了,我留在这里的原本只是一缕意志,是你的到来唤醒了我的意志。”

    “你......你的本体被人打败,怎么还敢现身?如果你的这一缕意志回到长白山,至少让你的伤恢复一分,为什么不走?”

    “为什么要走?小王八羔子,你觉得我应该走吗?”

    王庚的脸色极其的精彩,他可以肯定,自己体内玄武真煞凝聚的玄武,一定是天地之间原本的那一尊玄武的分身!

    黑山老妖的意志敢骂玄武分身,如果是黑山老妖本尊的话,应该也敢骂玄武本尊“王八羔子”。

    玄武神兽那可是上古四灵啊!这黑山老妖究竟有多强?

    “你......说我什么?”

    “骂你王八羔子没听清楚吗?当年那一战是怎么回事儿,别人可以装糊涂,莫非你还能装糊涂,张三丰的确厉害,但也不过是和我强一分而已,不是你背后偷袭,当年天下八妖怎么会只剩下我一个。”

    “成王败寇!”玄武冷哼道。

    “成王败寇?这句话我喜欢,所以当年一战你回到天界重伤,只能陷入沉睡,我没说错吧?现在的你本体已经沉睡,你的一切行动都属于本能!”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