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半场落后对手20分,这或许是洛桑学院整个赛季以来,打得最糟糕的一场赛。

    而这场赛,却又是最重要的四强赛。

    洛桑学院已经被逼到悬崖边,没了退路。

    相于落后20分,更让球队感到无助和失落的是,教练组和队员们似乎都已经对于这场赛失去了信心。

    教练们互相揽责,也没有再去布置战术,队员们抱怨着赛,抱怨着球队准备不周。

    如果不是蓝胜利及时出手,恐怕哈珀教练和队员们差点大打出手了。

    “说一句实在话,算不考虑球队的输赢,为了能够让自己进入到一所篮球名校,我们也应该在接下来的24分钟的赛努力展示!!努力证明自己!!!我想你们心里都应该还有一个篮球梦吧,既然有梦,那去追逐梦想!!”

    蓝胜利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足以见得其诚意了。

    “大家想一想我们在格林维尔高是怎么赢的赛,想一想我们平时训练的内容,好好想一想,好好回忆一下,赛打到了现在,落后20分一点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们失去了斗志!!!”

    蓝胜利见队员们有些悔过的样子,便继续“狠批”起来。

    “伯克利的老师是不一样啊,,,”

    副助教在一旁看着,感叹着。

    “哈珀教练,我斗胆向您申请一次,我想再次为球队布置一次战术,直接讲给队员们的战术!!”

    蓝胜利转过头,看着哈珀,说道。

    “额,这,,”

    哈珀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蓝胜利,有些不知所措。

    “让他来吧,现在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一旁的首席助教说着,点着头。

    “好,随你下令!!”

    哈珀受到首席助教的支持,便立刻说道。

    “既然我们半场没能用防守来限制住对方,那我们下半场转换思路,用大刀阔斧的进攻来迎战对方,毕竟防守永远都是被动的,而进攻却是主动的,大家放开了进攻,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也不要在乎到底落后了多少分,只管去想着把皮球送入篮筐好,你们甚至可以为了加强进攻,在防守端节省一些体能,或者直接说是重攻轻守吧,无论最后结果是输是赢,享受下半场的赛吧,即使输了,你们可以直接将这个输球的矛头指向我好,输球算我的,赢球,算你们的!!!”

    蓝胜利继续鼓励着队员们。

    “好,我早想撒开膀子和他们好好试试了,要不是因为忌惮自己的犯规数,哼,怎么可能让他们领先那么多,既然拼命进攻,那我不再担心犯规数了!!!”

    “对啊,来吧,看看到底谁的火力更猛!!”

    “对,而且我已经适应了这里,即使再乱的线,也阻挡不了我的三分!!!”

    队员们都是振振有词的开始说起来,也算是给自己打劲加油吧。

    “我们真的要弃守转攻了?!”

    首席助教疑惑的神情转过头看着哈珀,问道,

    显然,作为防守专家,首席助教对于蓝胜利这样的安排,肯定是要表示一些怀疑的。

    “你刚才也说过了,死马当活马医,所以我们也索性这样好了,,”

    哈珀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神情,说着。

    “好吧,,,”

    首席助教也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走吧,举起你们的进攻大旗,出发吧!!!”

    “哦!!!”

    蓝胜利招呼着队员们,气势汹汹的走出了更衣室。

    仿佛那一瞬间,蓝胜利是一个主教练。

    “到底谁是洛桑学院的主教练,我现在也有些分不清了啊,哈哈!!”

    哈珀见状,感叹着笑道。

    这里哈珀倒没有什么嘲讽的意思,更多的是一种感叹,对于蓝胜利强大的感染力和领导力的感叹。

    说话间,双方球员也都是已经回到了场。

    最后几分钟的热身时间,下半场赛要开始了。

    “教练,感谢您刚刚给了我那样的机会,真的谢谢您!!”

    蓝胜利走到哈珀身边,说道。

    “算是对你那么有n的演讲的一些奖励吧,怎么样,感觉很爽吧!!”

    哈珀调侃的语气问着。

    “还,,还好,,,”

    蓝胜利倒是有些不敢回答了。

    “我之前只知道你有着对于赛场冷静的分析能力,还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领导力,真让我吃惊!!”

    哈珀继续说着。

    “我只是想帮助球队渡过难关,不想让队员们,和我们留下遗憾。”

    蓝胜利倒依旧是语气淡定的说道。

    “那在你看来,我们还有多大的胜算?!”

    哈珀继续用着严谨的口吻说着。

    “这个真的不太好说,看球员们的状态吧,理论有3成翻盘的可能,实际,,,可能1成都没有,哈丁谷学院这个球队,在高球队的水平线来说,确实强的深不见底,,,”

    立刻也是很谨慎的语气回答着。

    “而且,太阳光真的已经消失了,视线越来越暗,情况并不乐观,,”

    蓝胜利仰着头,看着场馆玻璃窗外映出的红色夕阳,感叹起来。

    很快,第三节赛开始了。

    “嗯?!怎么防守突然没了压迫,是要放弃了吗?!应该不会的,哈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哈丁谷学院主教练看着洛桑学院的队员们防守不再是各种逼抢和无休止的干扰,便疑惑起来。

    “铛!!”

    或许对于洛桑学院突然松弛下来的防守有些不太适应,哈丁谷学院的第一次进攻也是以打铁告终。

    收下篮板球的洛桑学院推起反击,这一下场五人立刻来了精神头。

    做掩护,无球跑位,队员们立刻积极主动起来。

    皮球的传导也照半场流畅了很多。

    “难道他们选择放弃防守,要将所有精力投入到进攻,和我们展开对攻大战!?”

    思维敏捷的哈丁谷学院主教练立刻看出了其的门道。

    也解释了他自己之前的疑惑。

    “刷!!!”

    这一回合,洛桑学院打出了开场以来或许是最流畅的一次进攻,锋线球员空切接到突破分球,直接完成一记擦板篮。

    “好的!!!是这样!!”

    蓝胜利在场边紧握着拳头,念叨着。

    经过了半场休息时蓝胜利的“n演讲”,洛桑学院的队员们终于找回了状态,赛的悬念,似乎又出现了。14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