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虽然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但蕾姆明显僵在了原地,不敢轻举妄动。狂沙文学网

    黑暗中的光头影若隐若离,蕾姆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随之,却又硬生生停了下来。

    后方,就是罗兹瓦尔宅邸。

    雷姆如果回去,那袭击菜月昴,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

    “昴,你到底干了什么,才来第一天就让人追杀。”

    看到那个熟悉的光头,菜月昴高度紧张的心没由的一轻。

    体上的疲倦感传来,直接跌倒在地喘着粗气,对于周乞的话,也是苦笑出声。

    干了什么吗?

    “大概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仰躺在地面的菜月昴,慢慢松开刚才过分紧张仿佛僵硬得无法放手的刀子,掉落在地上。

    就算是到了如此境地,菜月昴在刚才趁机推到蕾姆时,还是没能忍心将刀子刺进去。

    不过,要菜月昴拿刀子刺向蕾姆,他也做不到吧。

    因为刀子本,就是由蕾姆拉姆交给菜月昴的学习削蔬果皮的,是一同度过吵杂却温柔时光的道具,怎么能拿它剌进曾经的主人雷姆的体呢?

    至少,菜月昴不会希望,在这一刀之下,承认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真的是幻觉。

    “你这不能随随便便死啊,菜月昴,你死了所有人就陪你一起重新来了。”

    周乞来到菜月昴的前,将他扶了起来。

    “如何,还能走吗?”

    “能、能走……等等,琦玉老师,你是……什么意思。”

    “就你所想的,今天我莫名其妙重新来过了一遍。”

    在菜月昴期待的目光中,周乞说出了令他有些欣喜的消息。

    光头老师,没有受到死亡回归的影响吗?

    是了,他那么强,又是穿越者,死亡回归奈何不了他吧!

    菜月昴的双眼渐渐地流出了泪水,声音也有些哽咽,浑都甚至忍不住开始颤抖了起来。

    死了整整四次的菜月昴,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倾诉,现在总算有个能理解自己的人,这让他怎么如何不激动。

    稍微缓了缓,菜月昴就像是重新振作了一样,双手紧紧握拳,“琦玉老师,只要我死了,就会.....呃!!”

    话语说到一半菜月昴整个人脸色一变,青筋爆出,甚至还有口水从嘴角流下,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痛苦。

    说不出口!

    还是说不出口吗!?

    干呕了一段时间后,好不容易从痛苦中回过神来的菜月昴,沉默的看着周乞,说了一句。

    “抱歉……”

    周乞摇了摇头,拍了拍菜月昴的肩膀,脸上的表并没有因此发生变化。

    随之……也将目光转向了并没有乘机逃离的蕾姆。

    “琦玉老师,她……”

    感受到周乞的视线,菜月昴也是一急,生怕他对蕾姆来一个什么认真一拳,正想说些什么。

    然而……

    蕾姆对此却并不领,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紧盯着周乞,嘴唇面无表的动了动。

    “你就是琦玉大人?”

    “…………”

    默默无语点了点头,周乞叹气,接着却毫不留用冷淡的目光看向了蕾姆。

    “这件事是蕾姆一个人的主意,如果琦玉大人要惩罚,就惩罚蕾姆一个人好了。”

    然后一阵静默,随之……雷姆用比平常还要无的双眸紧盯着菜月昴。

    “但是,在此之前,雷姆想说的是,琦玉大人你,为剑圣的好友,不可能跟魔女教有关,但是……昴,却是跟魔女教相关的人。”

    又是魔女教!?

    菜月昴困惑地皱眉,因为不明白蕾姆在说什么,菜月昴闭口不语。

    “昴,你是‘被魔女附之人’吧?”

    “……被魔女附?”

    “请不要装傻!”

    蕾姆激动不已,浅蓝色的瞳孔充斥怒气向菜月昴。

    从初次见面到现在这一瞬间,菜月昴从未见过她这样,这真的是雷姆头一次展露出感的样貌。

    雪白面颊涂上愤怒的朱红,蕾姆甚至露出杀意俯视菜月昴。

    “你浑飘散浓厚的魔女臭味,还敢说没有关系,就算是杀了你,蕾姆也绝对不会后悔!”

    憎恶。

    在蕾姆瞪著菜月昴的眼睛里,可以看到黑色混浊的憎恶。

    看着这样的雷姆,菜月昴后退了几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杀了你!然后自然而然的嫁祸给魔女教,那些让姐姐遭遇那种事的元凶、相关的人就会在琦玉大人手下得到应有的报复,蕾姆是这么想的!”

    在沉默不语的菜月昴面前,雷姆用力咬唇彷佛在磨牙。

    彷佛一口气吐出累积已久的憎恶,恍若取回至今少有的感。

    雷姆说完后肩膀起伏,用寄宿愤怒的双眼瞪菜月昴。

    魔女教魔女教魔女教魔女教魔女教!

    那是破坏蕾姆家庭的罪魁祸首,伤害到姐姐的元凶,如今却竟然大摇大摆地闯进雷姆和姐姐的重要居所……

    就算是没有周乞,蕾姆也绝对不会放过浑充满魔女臭味的菜月昴!

    然而……

    目前的况,却明显出乎了雷姆的预料。

    深呼了两口气,稍稍冷静了下来,蕾姆看着周乞,沉默了片刻,便将手中的铁球扔掉,看样子是已经认命了。

    这次……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吧?

    那可是……正面打败了剑圣莱茵哈鲁特的人啊。

    姐姐。

    喉咙抽噎,上涌的泪接二连三地通过眼睑滑落脸颊。任止不住的泪水流淌,蕾姆仰望着天空。

    然而

    就在这时,突兀的声音,忽然在森林中响起。

    “这次的事件其实是是拉姆的主意,琦玉大人还请冲拉姆来,放了蕾姆吧。”

    蕾姆闻言,瞬间瞪大了眼睛,无比的熟悉也近在耳边,蕾姆的视线也随之游移。

    “!!!”

    然而……

    蕾姆只感觉自己脑袋一沉,眼前的视线不知为何,便开始模模糊糊了起来。

    “……姐姐,快跑!”

    勉强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蕾姆的体开始倾斜,缓缓地撞在背后的树干上。

    “!”

    而就在不远处,在蕾姆的视线中,姐姐拉姆,脸上也是带着愕然分表缓缓倒下。

    只看到这,蕾姆的双眼就失去光彩,意识也像断电一样开始坠落。

    直到最后……

    “老师,你不会把她们杀了吧……?”

    好像听到有人紧张的这么说着。

    ps:感谢乖巧的小萌新1000起点币打赏!感谢真33ll狂三100起点币打赏!

    更新更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会写就莽过去,呜呜呜~

    bq

    </br>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