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吃饱了,蒲子凰才拿出酒杯,给阮灵倒了一杯菊花酒。



    是透明的琉璃杯,酒里还飘着一朵指甲大小的白色菊花。



    又香又清雅。



    “我闲来无事酿的,也只有这一小壶。尝尝味道如何。”蒲子凰示意她。



    阮灵笑道:“不用喝,单是看着闻着,就是享受。”



    蒲子凰没有说话,喝了口酒,扭头去看明晃晃的月亮。



    阮灵也就安静的品酒赏月。



    一杯酒喝完,夜也凉了。



    “该睡觉了。”蒲子凰站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阮灵还坐在原地没动。



    他回头看她一眼,说道:“明天你去哪里?”



    “我跟碧裳去东海。”阮灵道,“子凰君也想去?”



    “我不想去。”蒲子凰站定了脚步,想了想,“我想问你,你去四海,打算怎么对待四海的海族们?”



    阮灵愣了下:“什么?”



    蒲子凰道:“你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龙族原本统治着海族。龙族凋零,海族们也就只能接受天界的统治。可龙族到底是没有彻底灭亡的。”



    阮灵安静片刻,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是想过的。不是有碧裳吗,她说过,会以青龙族公主的身份,重新统治四海。”



    蒲子凰摇头:“她不行。”



    “为什么?”



    “碧裳没有这个能力。她天赋不够,实力也不够。”蒲子凰说道,“我不是要贬低谁,而是在说事实。先不说海族会不会接受她的统治,就算接受了,她能带领海族复仇吗?”



    碧裳的能力,阮灵还是知道的。



    大概跟贺云的实力差不多。



    这段时间她说在刻苦修炼,具体怎么样就不清楚了。



    想必还是有很大提高的。



    蒲子凰道:“软软,你也是龙族后人。你就没想过要统治四海吗?”



    “我没想过。”



    “那你现在可以想一想。”蒲子凰微笑道,“你的实力呢,虽然不对我挑明,我也知道一些。”



    阮灵道:“要统治海族,不是靠实力高就行的。海族,还是更看重血脉。”



    龙族中,除了烛龙,就属青龙的血脉最高贵。



    赤龙是最差的。



    海族只会选择碧裳。



    蒲子凰笑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阮灵道:“我没想过跟碧裳抢。我可以帮助她。而且我还有冥后这一重身份,天界也不会答应我既有冥后的身份,还要统治海族。”



    蒲子凰道:“天界还屠杀了你们龙族呢。你竟在意他们的想法。我呢,只是提一句,具体如何,软软自己选择。”



    阮灵没有说话。



    蒲子凰也沉默片刻,说道:“其实,碧裳本来也不是不行。但她爱上了颜唐,就不行了。”



    阮灵看他:“你是说,颜唐有问题?”



    “有啊。”蒲子凰道,“你别告诉我,你感觉不到。”



    阮灵皱眉:“我确实觉得这个颜唐,有些不一般。但我查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蒲子凰勾唇:“查不出来也不打紧。只要咱们怀疑他不正常,那就行了。软软,你认为,让一个痴恋不正常男人的碧裳去统治海族,真的合适吗?”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