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泛着水光的粉嫩小舌。

    从洁白的贝齿间探出。

    距离那弯红唇越近,他的心绪就越纷乱,就连他撑在桌子上的手掌,也跟着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

    眼看他那带着灼热雾气的舌尖,就差一点儿,便要触碰上那片近在咫尺的迷惑人心智的柔软了。只需要轻轻地舔舐一口,他就能得到恶趣的满足了……

    然而……

    原本趴在桌子上安静熟睡的女孩儿,却忽得转醒,在睁开美眸的那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挥动手臂,对着那个凑到她面前的脑袋,就是一个毫不留情的大嘴巴子,蛮横的质问声紧随其来,“哪里来的登徒子?”

    没有一丝防备的少年。

    脑袋被呼得偏向一侧。

    他怔愣地眨了眨眼睛。

    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叶打完人家一巴掌之后,才察觉到已经进入了新世界。她气势汹汹地环抱着双臂,故作深沉地眯起眼睛,“你是谁?还有你刚才凑得那么近,是打算对我图谋不轨吗?”

    耳边略微带着训斥的腔调。

    蓦地唤回少年停滞的神志。

    他在顾叶看不到的角度,薄唇边勾勒出的弧度,逐渐变得诡异而可怕,见之者,不寒而栗。

    然而……

    这隐藏在阴暗处的情绪变化。

    只有短短的一瞬间那么短暂。

    还未来得及等别人窥看一眼。

    便已经无声地消散在空气中。

    少年没什么意义地抿了一下唇瓣,调整好泄露在眉眼间的情绪之后,他忽得将修长的身躯站得笔直,抬起一只手,捂着被打得微红的脸蛋儿,墨染的黑眸中,带着点儿湿气,直直地望进顾叶的眼睛里。

    在顾叶那充满责备和质疑的目光里。

    他只是静默地站在原地。

    什么话都不辩驳。

    什么话也不解释。

    偏偏在他那双湿润的黑眸里,却夹杂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直把顾叶给盯得浑身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喂,你看着我是几个意思?本姑娘一睁眼,就是一张放大的登徒子脸,打你一巴掌怎么了?你难道不该默默的承受吗?现在倒好,你还给我委屈上了,怎么,你盯着我泛点儿泪花,就想让我跟你道歉,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少年听了顾叶一连串的斥责,眸中盈着的委屈,比刚才的更胜。

    他好似害怕一般,偷偷地瞟了一眼顾叶,在接触到顾叶眼神儿的那一瞬,他又忽得低下头看向脚尖。

    毫无疑问,少年将‘此处无声胜有声’诠释的非常完美。

    这不……

    刚才还气焰嚣张,摆足了架子,要好好收拾登徒子的顾叶。

    这会儿竟莫名地失去了底气。

    甚至还情不自禁地陷入了自责当中……

    她在想,她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毕竟初来乍到,什么情况都还没有搞清楚呢,她就兀自认为眼前这个少年在吃她豆腐,万一是她搞错了,误会了呢?说不定面前的这个少年是在……

    这厢,顾叶正在百般纠结。

    那厢,少年忽得张开嘴巴。一出声,便是如同猫儿甜叫一般的声音,软软的喊了一声,“老师。”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