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妮娜是双核双代的,既然诱魔者驱逐魔物失败,那就换成圣光普照的奶妈上好了,两个职业能力侧重点其实不太一样的。

    可惜她没另外两个职业,要不然哪有德古拉臭屁地方!

    四姐妹都是分工明确的!

    奶妈起手各种祝福魔法,诱魔者冲前按着敌人摩擦致死,处刑官上去倒油生火强行火化,神女悠哉悠哉上前求雨熄火防止发生山火!

    奶妈负责救死扶伤,时不时喝醉酒将副本boss捶死当场,还能唱唱歌安抚战士受伤的心灵。

    诱魔负责寻找敌人,利用天赋能力将恶魔拖住防止逃跑,立刻呼叫其余姐妹过来围观小老弟!

    团长负责审问刑法,专治各种花里胡哨的叛徒,要是被抓到审问上出现问题,她二话不说就会上火刑架伺候的狠角色!

    最后就是巫女,从名字都能猜出她是干什么的,负责将团长的引起大火降雨熄灭,顺手将敌人的灵魂超度!

    一条龙服务,出生到入土!

    四姐妹齐心,恶魔要断吉!

    可惜妮娜没这本事,只有起手职业和抓捕职业,负责审问和修理死人能力都没!

    所以,她打架基本上不会说废话的,既然没有火葬那就举行土葬好了!

    甩开红色的窗帘,妮娜身上冒着淡金色光芒,背后漂浮一本金色的魔法书向天上飞去,夏坷拉与德古拉都一脸懵逼,外围观战的魔怪同款震惊表情。

    Σ(°△°|||)Σ(°Д°;)∑(?д??)

    他们三观受到冲击,脑子就像被高速列车撞过一样,有没人可以告诉他们现在什么情况,代表银欲的魅魔一转身变成六翼天使?

    楞完之后立刻跑路,自古以来光明与黑暗阵营对立,两种力量都是互相克制的,要是波及到它们这些实力不足的,怕不是当场火化啊!

    夏坷拉扭头就跑,妮娜会用圣光之力她是知道的,但那只不过是普通状态而已,现在状态全开天上还多出一个太阳来.....

    要不是气势不足,她差点以为某位天神降落地球,直面圣光的照射让她浑身难受,开场都玩的那么夸张,待会儿战斗起来会怎么样?

    别管会怎么样,赶紧跑到安全区域才是正事,其他事情还是等战后再说吧!

    德古拉被秀的头皮发麻,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内心狂呼各种各样英文粗口,要是你特么早说能变天使姐姐啊!

    他还打个瘠薄,光暗互克非常严重的,哪怕是一丝差距,两方打起来基本就是碾压局,妮娜的实力本来就比他强一个指尖距离的!

    现在属性一变..

    ㄟ(°ー°)ㄏ

    哦豁,凉凉....

    估摸着,这次被打死,没个五六百年的时间,他应该都不能靠着诅咒能力重生,至于逃跑这点他压根就没想过的。

    跑不跑的赢另说,德古拉这名字上套着的光环太多,他不能在魔怪面前怯场的,否则别管那是什么样的恐怖敌人,他都无法在魔怪世界立足的!

    “轰轰轰....”妮娜面无表情的拉动手中充电式圣光电锯,背后三对光翼扇动,脸上表情逐渐憎狞起来。

    身为狼人,犬科的!

    她大姐姐,你不舔?

    死吧!老娘超度你!

    天上圣光太阳熄灭,一道道黑色的光柱普照大地,德古拉被天上的太阳压制到无法行动,眼睁睁看着轰鸣的电锯横劈过来!

    一击枭首!

    红色鲜血飞溅,绿色的生命力丝线甚至来不及修复,德古拉的脑子就被妮娜拿走,留在原地的身体被圣光之柱扫成黑色灰尘!

    冲出光柱攻击范围,妮娜压低重点滑行数十米,才卸去刚才起步的力道,手中德古拉头颅被数之不尽的黑色丝线穿刺。

    妮娜再次变回诱魔者,虽然奶妈形态有牧师袍,但那东西是由圣光魔力构成的,她总觉得自己是个没穿衣服的变态!

    看着德古拉头颅,七孔被贪婪细触须封闭,砍断脖颈部位还在不停的超速再生,暴食毫不客气的将新生组织吞噬殆尽,嫉妒潜入脑部操控他的思维。

    这就是恶魔被诱魔者抓到的下场!

    不是当场被打死,那就是生不如死,教堂对待恶魔压根就不会讲人权的,除恶务尽斩草除根才是她们的最终教条.....

    “呵,不乖的哈士奇!”妮娜让嫉妒操控德古拉思维,他的脑袋重新变回灰色狼头,暴食吐出黑色不明物质长方形方块,贪婪将他钉在板子上面。

    狼人头颅变成墙体挂饰,贪婪解开七孔的封闭,德古拉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晕死过去:“卑劣的魅魔族人,有本事你就将我杀死,居敢如此羞辱本王!!!”

    “不,你是我的宠物!”妮娜纠正德古拉的观点,她超喜欢这个丑萌丑萌的狼人,可惜的是这家伙一点都不配合自己。

    没办法,居然敢狠心抛去漂亮美丽的小姐姐,她也只好化身桂言叶来怒劈渣男狗头了!

    不要说人权那些!

    这家伙是只恶怪!

    恶人自有恶人磨!

    妮娜家全员恶人!

    贪婪塞嘴德古拉安静,妮娜提着新家的墙体挂饰,嗅着空气中特殊魔力味道,一眼就看到远处化成个黑点的夏坷拉,羽翼张开向她飞过去。

    沿途的魔怪瑟瑟发抖,用一种看撒旦的目光看着妮娜,统治一方千年的吸血鬼家族团灭,号称不朽魔怪的德古拉被人打成小饼干......

    古堡中释放的咆哮波,不单只打碎德古拉的魔法,城里面吸血鬼家族也死伤惨重,黑色太阳将魔怪大都会的魔法结界击碎!

    高阶吸血鬼护主心切,基本被黑色激光扫成灰烬,剩下吸血鬼难以短时间内掀起波澜。

    要是德古拉无法脱困,吸血鬼家族真的名存实亡了。

    “快跑,她过来了!”被夏坷拉抱在怀中的美杜莎怒吼,头上的小蛇头发条条竖起,刚刚的战斗给她造成不小的精神冲击效果。

    她就是被德古拉击败的,两人大战不知多久,最后她因为城府计谋不够而落败。

    同等级敌人被一击枭首,她根本无法想象那只魅魔有多强。

    “跑什么??”夏坷拉倒是呆呆看着飞行的妮娜,心中的羡慕情绪不停的翻滚,那才是她心中理想的女王姿态。

    靠着自身实力横推一切,手下有无穷无尽的强力士兵,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魅魔风情,哪怕说句粗鄙之语都别有魅力在......

    以上几条里面,除了魅力这点她是达标的,其余两点看过妮娜战斗能力的她表示,这是特殊的骚操作她学不来.....

    等等....魅魔妮娜?

    血统论?!

    那......

    “mmp!”头上蛇发下垂,美杜莎垂头丧气低下头颅,夏坷拉没带她逃跑接下来就有点危险,那只怪物的实力压根不惧石化诅咒的。

    “看,我的新宠物!”妮娜落地后立刻举起墙体挂件,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来,就像获得新玩具到处炫耀的小孩子!

    “emm...”夏坷拉无语,上面的狼头丑的要死,明显看的出它还是在生气的。

    “咩咩咩?”美杜莎头颅,一个激灵蛇发乱抖起来,她似乎看到以后和德古拉挂在墙上,两人唉声叹气的感叹人生的生活了。

    “嗯?!你是....”妮娜看着美杜莎的头颅疑惑的问道。

    美杜莎是族群名,个体之间都是有着识别名的,这是给外面的脸盲症区分认识个体,否则族人间根本不需要这东西。

    魔怪都是靠嗅觉和直觉的!

    “嘶.....”头上蛇群发出悲鸣。

    8)

    </br>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