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德古拉走下高台,脸上露出胜利者的自豪笑容,夏坷拉已经被他控制在手里面,其余魅魔不可能继续反抗他的了。

    毕竟,你们的王被我抓了,说不定过多几年你们还能看到,一窝吸血鬼和魅魔的混血儿,魔怪世界里面还是非常讲究血统这东西的!

    血统论这玩意是真实的!

    他自己就有一个女儿,完美的继承吸血鬼能力,怕阳光、怕银器、怕大蒜、怕十字架这些弱点,莉莉丝一个都没继承过去!

    要不是实力的问题,德古拉早被莉莉丝剁成肉酱,它们名义上是父女的关系,因为许久前一场意外导致两人见面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斗。

    两人都有再生能力,它们不可能被轻易杀死的,最后结局最多就是被木桩钉插在心脏,暂时陷入短暂的麻痹状态。

    莉莉丝因为没有吸血鬼的弱点,德古拉也不能轻松杀死她!

    所以他管的吉尔非常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拔出来的,但夏坷拉这个女人不同,她的高级魔怪的血统这点可以肯定的!

    那么两人后代会何等强大?

    别看他表面威严霸道,其实他也挺无奈的,被莉莉丝那个“乖”女儿追的满世界乱跑,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力量越来越强。

    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女儿抓上火刑架,魔怪大军可不会说帮他报仇什么的,它们只会兴高采烈接受强大的新王!

    弱肉强食胜者上位,魔怪世界就是如此清纯不做作,他才不想被逆女打的当场去世,他不单只要统一混乱的魔怪势力....

    还要让夏坷拉生孩子,细心培养它们长大,那样的话他就能收获实力强大的手下,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的!

    “我们结婚吧!”德古拉笑着向石像走过去,虽然夏坷拉处于石化状态,但她还是能感应到外界的情况。

    听到德古拉的话话,夏坷拉顿时火冒三丈,她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要不是被控制行动能力,她超想一脚踹在那张猥琐的老脸上!

    心中哀叹:“小虫虫,快点带妮娜救我啊.......我不想和德古拉这个猥琐佬结婚生子啊!”

    “德古拉!”古堡外传来怒吼,黑色的胖球路面狂奔,身上挂着马赛克物体,基本都是腐烂发臭的生活垃圾。

    那些垃圾经过时间发酵,臭味比隔夜饭恐怖无数倍,胖球身上还有着强烈臭味,与各色黏糊糊不明粘液.....

    黑色胖球横冲直撞,街道房屋被撞出一条直路,倒霉的魔怪都被撞得飞起来,落地后不是昏迷就是强行当场去世。

    “额,垃圾怪?”站在窗边上德古拉忍不住邹眉,记忆中没有这种魔怪的资料,这让他有点举棋不定。

    那玩意身上全是垃圾,哪怕隔了几百米的距离,他都觉得鼻子嗅到恶心无比的臭味,这就是让他犹豫的地方!

    换平时,有人敢这样冒犯他,早就被打死丢出去了!

    只是垃圾怪太恶心,用眼睛看他都觉得被玷污了,手下们都派出去捣乱,自己上手的话....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德古拉!”胖球咆哮着,撞破古堡城墙冲进大厅,不管不顾往楼上跑去,沿途中家具的都被撞飞。

    “嘶.....”德古拉倒吸冷气,扛起旁边的夏坷拉准备跑路,如此诡异恶臭的怪物,他只能说惹不起惹不起.....

    “你麻痹!”胖球速度飞快,身手矫健三两步追上德古拉,跳起凌空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

    “噗....”德古拉吐出口血,身体重心不稳向前扑去,帅脸贴着石板上的地毯滑行数十米,脑壳狠狠的撞在台阶上面。

    妮娜放下夏坷拉石雕,用手将身上的垃圾扫开,将嘴巴里面的虫虫吐了出来,用抬脚踩着就开始用力揉搓:“你这个混蛋,带我走的都是什么路?”

    一路跑进魔怪大都会!

    上过垃圾山,下过污水池。

    冲进过泥潭,打死过猛兽。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暴食空间里面收获美人鱼一条,变异巨型鳄鱼一窝,七八条大蜥蜴,正体不明的狗男女...一男一女一只哈士奇!

    妮娜一路上都是懵逼的,就是按着虫虫的指示来跑,无端端她就可以开家动物园,还有一堆海鲜没算上,像是鲨鱼海豚河豚要下锅的就没算!

    “嘎嘎嘎?!”虫虫想反抗的,但它感觉到高跟靴并不硬,犹豫片刻还是决定不动,脸色出现红晕发出迷之叫声。

    妮娜转头看向暴食战士:“去抓着德古拉,不要伤害他,让他体验一下我们的经历,死命的给我蹭他!”

    “赫...”暴食战士向前走动,内部储存的垃圾掉落地上,抓起晕乎乎的德古拉抖了抖,把他当成抹布搓洗皮肤上的各色粘液。

    妮娜摸着挠着头,面前的石雕夏坷拉她真没办法救,诱魔者状态不像奶妈能驱散各种诅咒,她不可能在这里变回普通人模样。

    看着不远处的两只,德古拉开心的发出气急败坏怒吼,暴食战士就像耍双截棍一样,挥舞着麻痹状态的吸血鬼之王,看来人相处的还算挺愉快的。

    妮娜:“喂,这个石化怎么解?”

    不懂就问,优良传统!

    她是个传统的人!

    “祭坛...红布里面有解药...放我下来先....”德古拉没有犹豫,直接将解开石化方法说出来,里面是一颗美杜莎头颅,这个入侵者必死无疑!

    暴食停下挥舞动作,一手捏着德古拉的后脖颈,一手抓着脚腕向祭坛走去,手中这只吸血鬼就是探险仪器,假如有陷阱它绝对是死在前面的那个!

    妮娜觉得自己非常单纯,别人说什么她基本会信八分,居然德古拉先生那么老实,她也不会做什么卑鄙的事情。

    不就是拿个石化解药,既然你没说有陷阱那些东西,那就默认祭坛里面是安全的,走个几十米而已不会太费劲的。

    “喂喂喂,放我下来先!”德古拉顿时就惊了,这摆明要用他的蝙蝠头撩红布,脸贴脸和美杜莎头颅对上就算是他也扛不住的。

    “哼哼哼...”妮娜哼着小曲,德古拉说的话就当放屁。

    真当头发长,见识短吗?

    平均值的胸口,不可能把供养脑部的营养吸走的,哪怕里面没有危险她都不会进去的,鬼知道这玩意会不会是个空间魔法阵?

    她脾气暴躁,但不是傻子!

    漫威魔法很诡异,尤其是传送的手段都烂大街,可是她不会!!

    德古拉脸色通红,颈椎断裂让他失去操控身体能力,本来想坑人的想不到自己才是倒霉那个!

    “吼.....”德古拉忍痛,强行扭断被抓着的脚踝脱身,身上长出浓密的灰色毛发,狼爪搭在暴食的黑色手臂上用力撕扯。

    一巴掌扇开暴食战士,变成狼人的德古拉出现,眼角还在不停的抽搐,扶正碎裂的颈椎看着闯入者吼道“混账,你是第一个让我如此狼狈的,该死的剑人我要撕碎你!”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