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慕容元寒终于停了下来,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苍白如纸的脸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丝血色,他才满意,又俯首在她嘴上碰了碰。狂沙文学网

    武玲珑别开了脸,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

    他并没有发现女人的异样,而是贴着她的耳蜗低低的笑道:“别说你只是感染了风寒,就是感染了天花我也敢亲。”

    他在她耳根那里有一下没一下亲着,落在女人腰肢上的手也不由得开始了下移,某个地方格外的滚烫火。

    武玲珑闭上了眼睛,嘴角扯出一丝讥诮,“你以前也是这样对沈语凝的吗?”

    如一盆冷水兜了下来。

    男人心底的火一下褪去,抬头看着下的女人,菲薄的唇瓣渐渐抿了起来。

    “玲珑,我只喜欢你!”

    “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武玲珑睁开了眼睛,对上男人脸上的沉,她轻轻一笑:“当年你非她不可,对我不屑一顾,现在还不是睡在了我的上,对我动手动脚,其实这个世上也没有谁离了谁是不行的,我现在生着病,你为什么不能让我好好休息?就算你真的想找个女人替你纾解,那个女人也不一定非要是我不是吗?你后宫里那么多女人……疼……”

    男人把握力道,松了松手,在她旁躺了下来,将她揽进怀里,在她额头上碰了碰,“我不碰你,睡吧!”

    他闭上了眼睛。

    武玲珑挣扎了起来,可男人越搂越紧,弄的她心里一阵火大。

    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他可以无视沈语凝害死她的儿子,瞒了她这些年,一直说喜欢她,难道这就是他的喜欢吗?

    “我不要跟你睡觉!”

    慕容元寒睁开了眼睛,低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在你病好之前,我不会碰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武玲珑已经对这个男人再也没有耐心了,她跟他一起睡不着,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不,他不是不明白,他只是从未将她放在心上。

    不管是武家,还是她的孩子,她最珍视的东西统统比不过他心里的权利,比不过那把龙椅。

    甚至,他也许并不是喜欢她的。

    他只是对沈语凝失望,对她愧疚而已,对的,只是愧疚,不然为什么他能枉顾她儿子的死,继续将那个女人养在宫里。

    他们是一家三口。

    只有她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

    她以为她得到了她想要的,终于等到他开始正视她,喜欢她了,可原来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她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

    男人见她这又哭上了,心头一紧,“玲珑……”

    武玲珑从他怀里挣脱了出去,蜷缩着背过了子。

    细细碎碎的哭泣在屋子里响起。

    慕容元寒紧皱着眉头,薄唇不自觉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半响后,女人才平静下来,嗓音沙哑的说道:“慕容元寒,你还是找其她女人吧。”

    “你还在怪我?”

    自从那个孩子没了,玲珑就变了,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他也知道是他对不住她。

    “不是怪你,我只是有点后悔了。”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