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手冢?你还在听吗?”</p>

    不二周助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边传了过来,手冢国光一沉不变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愁容的神色。</p>

    “所以,迹部知道这其中的事情对吗?”手冢国光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p>

    “这是我的猜测,但是八九不离十。迹部对小雨说的话都很奇怪,他好像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一件事。”</p>

    手冢国光没有说话,只是本就不会勾起的嘴角此刻被绷成直线。</p>

    “小雨说她输了。但从迹部的话来听,她似乎是弃权了。”</p>

    “……”手冢国光静默了几秒,冷冷开口,“我不觉得我的妹妹会因为弃权选择隐瞒。”</p>

    他太了解叶雨,在网球上,她向来骄傲敢作敢当,赢就赢、输就输,弃权了就承担,网球风格虽然是各式技巧,但她从来都是正面刚的选手类型。</p>

    像这种没办法接受失败的结论,他无法相信!</p>

    “所以,我认为迹部帮忙封锁消息的原因,是让她不得不弃权的理由。”手冢国光的思路清晰,这建立在他对自家妹妹的了解上。</p>

    “大概是怕我们问为什么弃权吧……”</p>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让小雨弃权的理由,可能是她受伤了……”不二周助也不太确定,但依旧猜测道:“本想和小雨比赛试探一下,不过我们的实力,应该是探不出什么吧。”</p>

    手冢国光不由得握紧手机,右手不自觉附上自己的左肩。</p>

    “一年了,纸永远包不住火。”他顺着窗户看向外面漆黑的夜色,“先不说了,明天早上见。”</p>

    “好,明天见手冢。”</p>

    “嗯。”</p>

    手冢国光挂断电话,静默了几秒才叹了口气,站起身拿上外套走出房门。</p>

    “祖父,我出去一趟。”</p>

    手冢国一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棋盘,只是轻点了一下头,却在大门关上的时候侧头看向窗外的天色,叹了口气。</p>

    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手冢国晴淡淡道:“又去找小雨了?”</p>

    刚刚洗好碗筷的手冢彩菜擦擦手走到客厅,“小雨也是,这都几点了还不回来。”</p>

    ……</p>

    黑幕已经落下,五月末的天气是盛夏的初始,天色黑的晚,气温却还是保持着春夏的平均水平,以至于现在的街头网球场上还是一片热闹。</p>

    泉和布川两人现在组队在场上双打,橘吉杏体贴地和叶雨并肩坐在木制长椅上,她没有说话,在听到叶雨说“弃权”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坐在她的身边。</p>

    平常说话带刺、怼人毫不留情、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叶雨已经两三个小时一句话没说,中途虽然被周围人拉着打网球热热身,但也和平常散发光芒的她不同,感觉……死气沉沉。</p>

    第一次看她打网球都不认真。</p>

    橘吉杏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目前在这片街头网球场的都是些高中生了,国中生们早就已经回家,她和泉、布川都默契地选择留下来。</p>

    “小雨,你家人不会担心吗?”橘吉杏忍不住问。</p>

    手冢叶雨坐着,眼神淡然地看着球场上左右飞跃的网球,“会啊。”</p>

    “……那你不回家吗?”</p>

    “不二那家伙,绝对会把今天的事情跟我哥说的。以我哥和不二的智商,他们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p>

    “小雨……”橘吉杏忍不住握紧双手,还是开口:“你为什么……”</p>

    手冢叶雨站起身,深吸一口气,侧头对橘吉杏笑道:“安啦,只要我想得冠军,再去参加就好了。”</p>

    看着叶雨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橘吉杏还是开心不起来。</p>

    “手冢叶雨!”</p>

    本能反应,一个激灵,立正!</p>

    僵硬地转过头,在楼梯口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弱弱地喊了一声,“哥……”</p>

    手冢国光立刻被整个街头网球场行注目礼。</p>

    不得不说,他的存在感太强烈,这一点两兄妹到也诡异地相似。</p>

    “哇,青学的手冢,这么久不见他了,气场还是那么强。”布川整个人打了个哆嗦。</p>

    泉投给他一个同情的目光,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p>

    “几点了?”</p>

    这冷硬的质问手冢叶雨是从小经历到大,所以从来实话实说,可语气也一如既往的理所当然,只是气势上弱了不少,让人一看就是一副认错的样子。</p>

    “没看,不知道。”</p>

    手冢国光冷眼低头盯着叶雨黑色帽子的头顶,整个网球场大气不敢出,他们头一次见大姐头这么女人的样子。</p>

    能制得住她的人,估计不好惹。</p>

    叹了口气,抬手将叶雨的黑色鸭舌帽拿了下来,让她直面自己,“跟我回家。”</p>

    一旁的橘吉杏松了口气,会心一笑,“小雨早点休息。”</p>

    叶雨看向她笑着摆手。</p>

    手冢国光对于这么晚依旧陪着自家妹妹的橘吉杏以及泉和布川报以非常良好的态度,低头致谢,“我妹妹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p>

    三人皆是受宠若惊的模样,整个人慌的一批,连忙摆手,异口同声“不、不会。您太客气了。”</p>

    手冢叶雨在手冢看不到的地方对橘吉杏笑了下,略显猥琐。</p>

    但手冢一回头,这笑容立刻消失。</p>

    “走了,我们回家。”手冢国光拿着叶雨的帽子走在前面。</p>

    叶雨对着球场的各位摆手,跟着自己哥哥屁股后面回去了。</p>

    手冢国光并不擅长聊天,所以一路上气氛明显沉闷,换作以前,叶雨或许还有心情活跃气氛,但现在她是自身难保,实在没有那个心。</p>

    面对这样沉重的氛围以及自己哥哥严肃的臭脸,叶雨一贯地怂了。</p>

    “哥,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她弱弱地开口。</p>

    手冢国光不动声色地侧目,看着叶雨那仿佛看淡生死即将下地狱的悲壮眼神,慢悠悠地说:“怎么,你有事情和我说?”</p>

    手冢叶雨松了口气,不管哥哥知道与否,至少她现在真的不想把这件事翻出来,尤其是在他们面前。</p>

    “没事。”</p>

    “你也不用怕,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也不是第一次了。”</p>

    “……”</p>

    手冢国光停下脚步,叶雨也同样如此,两人站在马路边的斑马线前等待红绿灯。</p>

    叶雨只觉得这一次的红绿灯相当漫长,她的直觉告诉她,他在等她亲自说,换句话,就是哥哥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p>

    绿灯亮了,手冢国光迈开脚步……</p>

    “哥!”</p>

    一只脚停顿在半空中,收回,边上的人已经匆匆而过,只有两兄妹停在原地。</p>

    “那个……排位赛快到了,让桃城和菊丸加强训练。”</p>

    手冢国光闻言迈开步子,叶雨紧随其后。</p>

    她只感觉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是紧张,之前这么紧张是什么时候来着?想起来了,是知道了南次郎大叔身份要和他打第二场比赛的时候。</p>

    手冢国光斜眼,在叶雨不知道的情况下盯着她,虽然只能看到头顶,但手冢似乎能感觉到她的紧张。</p>

    算了,她不愿意说的话就随她吧。</p>

    “我会提醒他俩的。”他这样回答。</p>

    ……</p>

    结果第二天,手冢叶雨就翘掉了网球部的所有训练内容,压根就没有踏入网球部。</p>

    在门口没有看到那个悠闲又趾高气昂的身影,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接着就是不习惯。</p>

    要是换作一个月前还好,那时叶雨也是没事就翘掉活动,但她接下来的半个月简直就是女魔头般的网球部独裁统治。</p>

    他们突然就莫名其妙解放了,总感觉不现实。</p>

    “小雨是躲起来了吧。”不二周助对着身边的手冢说。</p>

    手冢国光只是双手环抱盯着球场上打练习赛的桃城和菊丸,他们的对手分别是越前还有大石。</p>

    “她似乎很害怕我们知道。”不二周助第一次这样追问一件事。</p>

    “等她愿意说就好了。”手冢国光又是一副长辈的口吻。</p>

    “那这段时间,小雨都不会出现在网球部了?大家应该会很高兴,不过也少了很多乐趣就是了。还真是不习惯。”不二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笑。</p>

    话音未落,手冢国光就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不二,“把这个给阿乾。”</p>

    “这是……”</p>

    “小雨的训练计划。”</p>

    “还真是……”不二周助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么说,她这段时间属于?”</p>

    手冢国光点头道:“龙崎教练给假了。”</p>

    “正当理由的翘掉训练啊。”</p>

    ……</p>

    与此同时,街头网球场这个时间只有叶雨和一些喜欢网球却不务正业的高中生。</p>

    “诶,叶雨,你现在不是青学助教吗?这个时间应该在学校社团吧?”其中一个人问。</p>

    现在的这个街头网球场就是叶雨的地盘,先不说她网球大家打不过,就是打架,他们一起上实在是侮辱他们高中生的尊严,但单个上又不是对手。于是,叶雨就这样光荣的把这里规划成了自己的底盘。</p>

    不过,长时间相处下来他们也发现,这小女孩挺有意思的,虽然是国中生,但跟她相处和跟同龄人没区别,尤其是她还可以在乖宝宝以及不良少女之间随意切换的精分属性。</p>

    “我翘掉了。”叶雨回答他们。</p>

    “你哥同意了?”又有一人问。</p>

    毕竟昨天晚上他们都见到了那位哥哥的强大气场,完全没有国中生的感觉。加上他们热爱网球,多少也挺多青学手冢的传闻。</p>

    “没有。”</p>

    “……”</p>

    “所以我越过他找的上级领导。”手冢叶雨想到办公室请假时,把自己熬夜写的训练单交给龙崎教练时她满脸褶子的脸,忍不住就笑了。</p>

    在场的人也是无话可说,还没有想怎么继续聊下去的时候,手冢叶雨就随意地说:“打比赛吧,这段日子我都不回网球部了,让你们体会一下‘青学高价聘请的助教’的实力。”</p>

    “……”那这段日子我们也不想来了。、</p>

    ……</p>

    又过了一段日子,接头网球场再次迎接了一位常客。</p>

    “叶雨助教,你这么长时间不去网球部,原来是在这里逍遥啊。”</p>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