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站在门外,余师师冷着脸一直看着墨子灵。</p>

    墨子灵莫名心虚地低着头,没有任何的反抗。</p>

    直觉告诉自己,纪樊这样子,和自己脱离不了关系。</p>

    余师师也没有一出来就发难,就是瞪着美眸,对墨子灵表达深深的不满。</p>

    “听说你们要离婚了?”终于在瞪了三分钟,余师师开口了。</p>

    墨子灵将脑袋低了几分,微微点点头,淡淡地嗯了一声。</p>

    “你出轨那个男明星了?”</p>

    墨子灵摇了摇头,第一次主动否认。“绯闻是假的,是拍摄角度问题,我没和他亲,更没有进一步越轨的举动。”</p>

    “那你为什么要离婚?是不满我老公当初不吭一声就给你们办理结婚证吗?别忘记,你们是举行过婚礼的夫妻,给你们办理结婚证就需要打声招呼吗?别说的好像你是受害者!当初可是你们墨家收了钱,把你嫁进我们家。难不成都昭告天下,举行婚礼,还不想办理结婚证?那是耍流氓!”</p>

    余师师的一句句话,狠狠地砸在墨子灵身上。</p>

    从她的角度看来,的确是被迫的,可是从余师师他们纪家角度来说,就不是。</p>

    收了钱,举行了婚礼,他们就是夫妻了,就算没办理结婚证,在道德上,他们也是夫妻。如果是在国外,在教堂答应那一刻,就已经有法律效应,也就国内还要特地去办理结婚证。</p>

    “那你对我儿子当地有什么不满,让他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跑去酒吧喝到酒精中毒。”余师师低声地咆哮道,哪怕是生气,还是优雅的,并没有像是电视剧那些恶婆婆,抬手就给墨子灵一巴掌发泄。</p>

    原来是酒精中毒啊!</p>

    听到答案,墨子灵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p>

    她站在病房的时候,非常怕,怕纪樊是一时想不开,吞药自杀,怕他自暴自弃自残,怕他……就这样割舍自己走了。</p>

    此刻的墨子灵内心更是矛盾,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连她自己都在迷茫,在不解,甚至在逃避去想,让自己专心找出仇人,为自己和爸妈报仇。</p>

    可是有些事情,不去解决,还是会一直在。</p>

    “怎么?平时看你牙尖嘴利的,现在怎么变成哑巴了。”</p>

    “对不起。”</p>

    “你该道歉的是我儿子,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要是真不爱,那早点离婚,被耽误我儿子。我会给他重新找个好老婆,对他好的,而不是像是这样出处伤害他的女人。”</p>

    看着就糟心。</p>

    “我……”墨子灵内心更纠结了,乱成一团。</p>

    或许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墨子灵钻进死胡同出不来,一个娇弱的身影跑了过来,看都没看墨子灵,焦急地询问余师师。</p>

    “阿姨,樊哥怎么样了?”</p>

    余师师看了一眼墨子灵,微微一笑,拉着楚嫣。</p>

    “还是你比价有良心。”</p>

    墨子灵哪里没听出余师师话中意思,楚嫣除了有一段婚姻之外,各方面都很优秀。是男人都喜欢的类型,柔弱惹人怜,和纪樊站一起就是金童玉女。</p>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