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那又如何呢?”,宁和依旧是十分不解地道。</p>

    鸢儿只好道,“小姐,您是李府的小姐,还未出阁,总是跑到这荒郊野外的村子里来做什么?”</p>

    “以前程公子遇上了麻烦,小姐偶然遇见,出手想帮,那是应该的,别人也只能说小姐心地善良。”</p>

    “可是如今就不同了,程公子的麻烦已经解决了,小姐要是还时常往这里跑,被人知道的话该说闲话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话传出去怎么好听?”</p>

    宁和闻言,皱着眉头,“鸢儿,我不过是与他说话罢了,难不成为着别人的心思,我连和自己愿意说话的人见见面也不成了吗?”</p>

    “小姐,这当然成,只是程公子毕竟是男子,男女有别啊。”,鸢儿苦口婆心地劝说道。</p>

    宁和有些生气,但是她也知道鸢儿是为了她好,也没说什么。</p>

    良久才点点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p>

    鸢儿也不知她所说的有数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以后不再见程公子了,还是少见,再或者知道就是知道,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p>

    但是她明白小姐的子,这时候再劝也是无济于事,只能是再等等了。</p>

    宁和回府之后就在自己院子里待着,中午本来该去和碧澜,还有子芸子洛一起用午膳的,她也没去。</p>

    而碧澜以为她病着,也就没让人请。</p>

    宁和坐在榻上发呆,她想让鸢儿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来着,可是又想不明白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得作罢。</p>

    还是鸢儿主动道,“小姐今去了哪里,奴婢不会告诉夫人,只是夫人必定会知道小姐出府去了,只说是去了河边散心吧。”</p>

    宁和看着她,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p>

    午膳简单地吃了一些,等她午睡起来,碧澜竟然来了,宁和有些愣。</p>

    看着鸢儿跟她眨眼睛她才明白过来,碧澜是来给她看病的。</p>

    她竟然都没回过神来,就算是嫂子进宫去了,这府里的大夫也是不少的。</p>

    碧澜,子芸子洛,这都是大夫啊。</p>

    这会儿人都来了,她也不能不装了,只得继续躺着。</p>

    碧澜道,“小姐好些了吗?”</p>

    宁和看着她,点点头,“本来头晕的,上午出去走了走,倒是好了不少,难为你走一趟了。”</p>

    碧澜道,“王妃进宫前吩咐了,要是午后小姐子还不适,就让我过来看看。”</p>

    宁和嗯了声,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p>

    一家子都把她捧在手心上,跟个宝贝似的,她还在这大过年的装病让他们担心,真是不应该。</p>

    碧澜摸了脉,“也不碍事,大概是这些子凉风吹得多了,小姐好好养着就是,王妃配的药丸吃着,很快也就好了。”</p>

    “嗯,我知道了。”,宁和躺在上笑了笑。</p>

    碧澜也没多待,看过了她也就回去了,还有俩孩子要带着呢。</p>

    不过出了院子之后她皱了皱眉,宁和小姐……明明就没病啊,脉象平和,哪里有什么问题啊?</p>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