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和硕王府后面的一处独立小院中。



    慕惜秋推开门一脸平静的走了进来,坐在院中正在喝茶的宁宛儿见他回来便起身问道:“哥,怎么样了?”



    户部尚书李清正被下大狱这事她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中间绝对存在着猫腻。



    现如今齐国朝堂之上虽是和硕王的一言堂,但是那群文官也是不容忽视的,平日里若是不管他们,他们还是会按部就班的处理着自己该处理的事情,谁当皇帝他们都无所谓,翻不起,也不会刻意的去翻起一些浪花。



    但若是和硕王有意对付他们,他们便会瞬间拧成一股绳。



    而现如今李清正的这件事情,若是和硕王处理不慎,很有可能会引起那群文官的反弹。



    慕惜秋与宁宛儿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去提醒和硕王的。



    听到自家妹子问话,慕惜秋关好房门,渡步到石桌前坐了下去,尔后摇头说道:“叶凌玄并不打算放过李清正。”



    宁宛儿大惊:“这是为何?我不相信他就看不到其中的猫腻。”



    慕惜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轻抿了一口,然后道:“他自然能看到,但是前几日以姜正阳为首的那群文官于朝堂之上公然逼迫他杀了张清池,他心中自然很不舒服,而这件事正好给了他用来震慑那群文官的借口。”



    说到这里慕惜秋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当然,他不打算放过李清正,也是给那群武将看的,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他是忌惮那群文官,但不代表他就怕了他们,若是给他机会,该清理的还是会清理掉的。”



    宁宛儿眉头微皱:“那你说这其中的猫腻姜正阳会看出来吗?”



    慕惜秋摇头:“可能不会,毕竟当局者迷。在他们看来,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和硕王故意栽赃陷害李清正借此来打压他们的。”



    说到这里,慕惜秋语气微顿,尔后又说道:“不过这也不一定,那姜正阳城府颇深,老谋深算,也许能看出来也不一定。”



    “也许?”宁宛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慕惜秋起身双手负于身后抬头望天,然后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就怕那姜正阳看出来了而故意装作没有看出来。”



    “什么意思?”宁宛儿不懂。



    慕惜秋摇了摇头,表示不想说下去了。



    宁宛儿也没有因为他吊自己胃口而生气,她了解自己这个哥哥,但凡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一般是不会说出来的。



    只听得她接着问道:“那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叶蓁那便搞出来的吧?”



    慕惜秋点头:“除了她,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



    “可是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在户部偷天换日?”



    “自然是有人在帮她,你不是也说了?上次你们追杀叶蓁,但是她却在危急关头被一个莫名的高手给救走了。”



    说到这里,慕惜秋突然神色一顿,道:“是大周来人了!”



    宁宛儿顿时惊的站了起来:“大周?”



    慕惜秋表情微重,道:“应该是了,我们南楚都知道了现如今大齐的情况,没道理大周不知道,既然他们知道,就一定会派人过来!”



    说到这里,慕惜秋喃喃自语道:“大周,大周,大周。”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神色顿时变得更加严肃了,直接对着站在不远处的老道士等人吩咐道:“立刻传信靖州的人,让他们务必确定温如言是否真的在那里!”



    一听到这个名字,宁宛儿与老道士他们同时震惊在了原地。



    老道士是惧于温如言的武力,而宁宛儿的思绪则是已经飘到了追杀叶蓁的那天。



    当时那绝顶高手的一掌已经快要拍到自己身上了,但是却在最后关头收了回去,伴随着还有那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难道那人是他?



    宁宛儿久久反应不过来,而老道士则是开口问道:“公子可是怀疑温如言来了此地了?”



    慕惜秋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由此可见温如言这个名字对他造成的压力也是不小的。



    “不确定,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说到这里,慕惜秋再次对着老道士等人吩咐道:“立刻去办!”



    “是!”



    见他们离去,慕惜秋再次喃喃自语道:“倘若真是他来了,那就麻烦了。”



    宁宛儿好不容易才从这个久违的名字中反应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看不出她此刻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然,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此刻听到慕惜秋的喃喃自语,她强笑了一声,道:“即便是他来了又如何?现如今叶凌玄兵权在握,就凭他那几个人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慕惜秋先是摇头,后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现如今齐皇不死,太子尚在,叶凌玄又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篡位登基,这便给了叶蓁喘息的机会,而温如言此人你也多有了解,他的厉害也不用我多说,眼下我就怕叶凌玄抓着一手好牌最后却被他给破了局。”



    “不至于吧?”宁宛儿不信。



    慕惜秋接着说道:“怎么会不至于,若我是他,也会似今天这般设计让那群文官跟叶凌玄闹翻,然后逼得姜正阳倒向叶蓁那边。”



    “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便会趁着齐皇未死而叶凌玄不想嗜兄篡位的这段时间,想办法打压朝中武将,一点一点的去蚕食叶凌玄的兵权,而且若是有姜正阳相助,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太难。”



    “第三步,我便会在悄无声息之间改变长岳城的军营布防。”



    “然后等到时机成熟,便一举将叶凌玄拿下,尔后着姜正阳等人拥护太子登基,让那未死的齐皇去做太上皇,至此大局已定!”



    听着他侃侃而谈,宁宛儿顿时目瞪口呆。



    “哥,这都是你设想中的吧?现实中哪有那么容易,那叶凌玄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将局面演变成你说的那种情况?”



    慕惜秋苦笑,道:“叶凌玄确实不傻,但是他性子过于优柔寡断,更可笑的是他心中竟然还念及着几分亲情,这在皇室之中可是大忌的!天家无亲,他若再这么下去,事情一定会演变成我说的那样。”



    “那你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啊。”



    慕惜秋再次摇头:“他是不会相信的,有了上次我们追杀叶蓁的事情,他现在并不是很信任我们,若我跟他说温如言来了,他定会以为我是故意这么说然后给他施加压力,逼得他先下手为强篡位登基了。”



    “那现在怎么办?”



    慕惜秋叹气:“眼下还是先确定温如言是否真的在靖州吧,倘若他不在那里,定然就在这长岳了。”

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