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单莫没有理会两人,他静静的看着,心中警惕着,防止任何意外发生。</p>

    离千四人,则紧紧守在单莫两侧与身后。</p>

    “把他的玄阴棺夺过来!”鱼肠大喊道。</p>

    卢矛鹰也立即反应过来,也急道:“你们,把玄阴棺给我抢过来。”</p>

    众人看了看光罩中的单莫,在相互交流确定单莫的修为后。都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对鱼肠或者卢矛鹰动手了。</p>

    而且,包明浩都不敢出手抢夺单莫的玄阴棺,他们就更不敢了。</p>

    “包明浩,还愣着干嘛?”鱼肠怒道。</p>

    包明浩想起雷铁的死,根本不敢对单莫出手,但更不敢违背鱼肠的命令。</p>

    只得笑道:“方师弟,你不是鱼师弟的对手,还是把玄阴棺交给他吧。”</p>

    “小子,休要把玄阴棺给他!”卢矛鹰也大声道。要在往常,他可以无视鱼肠,可现在修为被压制,虽不至于败给对方,但要彻底击败甚至杀死对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p>

    所以,一旦真让鱼肠得到仙源,自己就被动了。而且,他还有另一件与蒙尽谋划的,更重要的事。没有太多时间花在鱼肠身上。</p>

    单莫看着自己手中玄阴棺上,白气也渐渐形成一个漩涡雏形,心中一喜,也假装注入法精。</p>

    “包明浩,废什么话,把玄阴棺给小爷拿过来!你还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鱼肠狠狠道,说着又看着单莫,嘿嘿笑道:“方红叶,你还不知道吧?包明浩怂恿小爷我将你杀了,平分你的宝物。”</p>

    包明浩脸色一变。</p>

    鱼肠继续道:“方红叶,虽然你还有点本事,但面对小爷我,你根本没胜算。要不是有要事耽搁,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不过嘛,此一时彼一时,你只要把玄阴棺交给小爷,小爷不但不杀你,还可保你活着离开这里,小爷说的是离开松隐峰。怎么样?”</p>

    卢矛鹰一声冷笑,也看向单莫,换上一副笑容,道:“方小兄弟,你是聪明人,他话里真假你应该能听得出来吧?能不能离开松隐峰,决定权在慕紫烟,他鱼肠根本没有权利,但老夫从小看着慕紫烟长大,与她关系非同小可。这次的计划,也是她点名要老夫参与。老夫的话在她心中很有份量,老夫能让你离开。否则,灭杀风暴你无论如何躲不过!”</p>

    单莫听了,作沉思状,几息后,才道:“两位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我这个人目光短浅,只在乎眼前利益。要不,我也不会见到仙源就动了心思。”</p>

    鱼肠与卢矛鹰听了,内心都是冷笑。单莫的心思他们怎会不知?但是,仙源对他们来说,太过重要,就算能提高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们都会争取。</p>

    卢矛鹰满脸堆笑,手拍腰间,把两个符文袋扔向单莫。</p>

    单莫接过,一看,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符文袋,那张大师级符文,也在其中。至于另一个符文袋,则是离千的。</p>

    单莫没有多想,把它还给了离千。</p>

    离千大喜,直接从符文袋中,拿出一张黄色符文。</p>

    鱼肠咬咬牙,一张口,吐出三个符文袋来,再一扬手,丢到单莫身前。</p>

    “有劳袁师兄。”单莫冲袁浩微微一笑。</p>

    后者会意,将符文袋捡了起来。</p>

    检查了一番,发现不是自己的符文袋,于是向单莫摇摇头。</p>

    单莫看向鱼肠两人,笑道:“卢前辈,这符文袋本就是晚辈的。所以,前辈并没有给在下什么好处。至于鱼兄嘛,给的东西太差,当我是叫花子打发呢。如果没有别的好处,玄阴棺我还是自己留着算了。”</p>

    鱼肠与卢矛鹰心中大怒,但却一脸平静。</p>

    卢矛鹰淡淡道:“方小兄弟,你不妨直说,你到底要什么?”</p>

    单莫没有回答,右手轻掸衣袖,却看向鱼肠,笑道:“鱼兄,方前辈既然是你杀的。那符文袋是不是在你那?在下对这个很感兴趣的。”</p>

    鱼肠听了目中寒光顿现,冷笑道:“方红叶,你别不识好歹,就算你得到仙源,你也不能活着走出这里。小爷劝你,老老实实把玄阴棺交给我。”</p>

    单莫轻叹一声,视线从鱼肠身上移到卢矛鹰身上。</p>

    “卢前辈,鱼兄已放弃晚辈这玄阴棺,前辈若是能给晚辈足够多的好处,晚辈可以把玄阴棺给您。”</p>

    未等卢矛鹰回答,鱼肠大吼道:“包明浩,方红叶要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玄阴棺上,他最多发挥三成的实力。你怕他做什么,抢!”</p>

    “没错!他与老夫一样,不能分心对敌,你们给我把玄阴棺抢过来。”老者也冲他这一方人大声命令道。他一直知道,让单莫献出玄阴棺,基本不可能。但他也不是太在意,只要鱼肠同样得不到玄阴棺,他的优势就还在。</p>

    众人早已放弃对峙,听了鱼肠与卢矛鹰之言,纷纷把目光投向单莫。</p>

    莫非真与卢矛鹰说的那般,这方红叶不能分心?</p>

    那贼眉鼠眼的男子更是大步向前,就要去抢夺单莫的玄阴棺。</p>

    离千一动,挡在单莫身前。</p>

    “离师兄,师弟劝你一句,别多管闲事。”贼眉鼠眼男子冷笑道。</p>

    “刘师弟,鱼肠是我七符门叛徒,你要与他同流合污,那便也是叛徒。作为师兄,我告诫你一句,迷途知返!”离千一笑,如此说道。</p>

    “哈哈,好一个迷途知返!我告诉你,进了此地,想要离开,就必须归顺风云道,或者焰极门。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你以为你跟随方红叶,还能活着离开?”</p>

    包明浩也道:“刘师弟说的没错,离师兄,方红叶虽然有点实力,但是他还万不是鱼兄的对手。你认为方红叶的实力比得上方前辈吗?连方前辈都命丧鱼兄之手,他方红叶能是鱼兄对手?”</p>

    袁浩,俞昆,凌云夕脸色一变。陷入了思索中,脸上也露出犹豫之色。不过,袁浩马上就换上了坚毅神色。</p>

    离千哈哈一笑,大声道:“愚蠢,你们以为跟随鱼肠,就能活着离开?愚不可及,你们不想想,鱼肠能让你们离开?他杀的可是方前辈,是风云道的长老。他鱼肠会让风云道知道他杀了方前辈?”</p>

    众人逼近单莫光罩的脚步一顿,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过,不过,他们也是走一步算一步,不追随鱼肠,只怕连活着离开松隐峰都做不到。</p>

    贼眉鼠眼男子也是一怔,随后一声冷笑,正要说话。</p>

    离千又大声道:“你们可知道,方前辈的事,与卢矛鹰脱不了干系。否则,你们真以为鱼肠能杀得了方前辈?所以不管是鱼肠还是卢矛鹰,都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p>

    “胡说八道!”</p>

    “一派胡言!”</p>

    鱼肠与卢矛鹰同时怒斥一句。</p>

    离千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见众人开始犹豫起来,又道:“清者自清,你们看看,他们已经恼羞成怒了。这不正说明我说对了吗?嘿嘿,你们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与方红叶一起,一起对抗鱼肠与卢矛鹰。”</p>

    “哈哈……”鱼肠开始疯笑。引得众人侧目。</p>

    笑罢,他面色一狞,右手一点指。</p>

    就见离他最近五人同时到底滚地惨叫。</p>

    众人一愣,两息后,每个人眉心,钻出一只黑色飞虫。</p>

    一缕白气,随着黑色飞虫一起,往鱼肠飞去。</p>

    黑色飞虫徘徊在鱼肠身旁,而那五缕白气则汇聚到了他身前玄阴棺白色漩涡上。</p>

    “黑珞虫!”卢矛鹰面色一变,再一看,鱼肠玄阴棺的漩涡,白气之浓,旋转速度之快,竟快过了自己。</p>

    “你们听好了,你们每个人,都被小爷我暗中下了黑珞虫。你们生死,都在小爷我一念之间。都给我去抢玄阴棺,否则,下场与他们一样。”鱼肠嘿嘿冷笑。</p>

    包明浩与贼眉鼠眼男子脸色大变,连忙检查自身,可一顿操作下来,没发现任何异样。</p>

    其余众人,也纷纷检查起来,也一样没有发现什么。</p>

    鱼肠微微一笑,又一点指。</p>

    又有一人惨叫,一只黑珞虫从他眉心飞出。</p>

    “小爷我是虫修,做的手脚岂是你等能察觉到的?”鱼肠得意之极。</p>

    “鱼兄,你什么意思?连我都算计!”包明浩又惊又怒。</p>

    “包师兄,你放心,我们之间约定依然有效,小弟不会对你出手的。”鱼肠嘻嘻一笑。</p>

    “哼!”包明浩怒视鱼肠,却无可奈何。</p>

    “怎么,包师兄,你不相信我?”鱼肠冷笑道。</p>

    他一说完,便发现老者玄阴棺的白色漩涡的旋转速度,因为自己的分心施法,忽然加快。</p>

    心中一沉,不敢再分心,也不再说话。</p>

    于是,他身前玄阴棺白色漩涡速度又是一增。</p>

    卢矛鹰冷哼一声,右手也掌在了玄阴棺上。鱼肠嘴角一抽,也把右手掌在玄阴棺上。</p>

    单莫忽然露出一丝微笑,他看到汪武极提示他:准备动手夺取仙源!</p>

    “还愣着干嘛!想喂小爷我的宝贝虫子吗?”鱼肠见众人还是没有动手,大吼道。</p>

    众人在听了,脸上显露惊惧之色,再次向单莫围过去。</p>

    离千一拍腰间,拿出一张黄色符菉,一催法精,一道光光一闪,一个直径丈许的土黄色半透明光幕将自己与单莫共五人护在其中。</p>

    “防御符文?”众人一怔。</p>

    “离师兄,速度撤下符文,我们不想为难你!”</p>

    “对,离师兄,我们只要方红叶的玄阴棺!”</p>

    “啰嗦什么,一个护罩而已,我们一起攻击!”</p>

    离千听了众人之言,脸色一沉。</p>

    “袁浩,俞昆,凌云夕,你们也要让我等为难吗?”</p>

    “你们三个,给老子滚出来!”众人见离千无动于衷,纷纷把怒火转向袁浩三人。</p>

    “袁兄,俞兄,凌兄!难道你们真要逼我们动手?你好好想想,事情闹到这一步,鱼兄还有卢前辈能放过他方红叶吗?不管是鱼兄,还是卢前辈,哪一个不能灭杀他方红叶。”贼眉鼠眼男子先在光罩上看了看,然后看着袁浩三人,冷笑道。</p>

    “不可,方兄三番两次救我等性命,我们不可背叛!”离千急忙提醒。</p>

    袁浩在三人交流眼神时,频频摇头。</p>

    俞昆与凌云夕面露愧疚,向单莫拱手道,前者道:“方兄,请见谅,我们不能与众师兄弟为敌。不过,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向你出手。”。</p>

    单莫微微一笑,看着两人,正色道:“俞师兄,凌师兄,方某既然决定夺取仙源,就已作好了一人对付鱼肠与卢前辈的准备。我给两位师兄……”</p>

    说到这,单莫又扫视了一眼众人,道:“方某在这就给两位师兄,还有所有在这的师兄弟交一个底吧。不管是鱼肠,还是卢前辈,我方某都能灭杀他们。就算他们联手,也不一定是方某的对手。多余的话,我也不再多说,两位师兄如果相信在下,就留下,如果不相信,大可离开,但是,一旦离开,你们生死有命,方某不会再出手相救。”</p>bestbag200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