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本站公告

    “够了!”阿提拉大叫一声,止住了黄景升和百变星君之间的吵闹。∈菠ξ萝ξ小∈说

    阿提拉拿出了大盟主的威严,神色俱厉,说道:“我们是否与华夏人交易,这件事要诸位首领商议之后才能决定,现在,任何人不得在此搅闹,否则别怪本大盟主冷面无情。”

    看着阿提拉那副凶恶的样子,百变星君愣住了。

    阿提拉挥了挥手,示意管家带着黄景升、聂壹他们下去。黄景升、聂壹他们刚要走,苏广益迈步而出,挡住了黄景升、聂壹他们的去路。

    阿提拉盯着苏广益,眼中闪过一道凛冽之色,说道:“你这个华夏人要挑战本大盟主的权威吗?”

    苏广益恭恭敬敬,向阿提拉行了一个礼,说道:“在下苏广益,绝对不敢挑衅大盟主的权威,只是在下与这个华夏人有私人过节,想在此做一番了结。”

    黄景升感到诧异,说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别在这胡搅蛮缠。”

    苏广益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是峰军的人吧?”

    “是又怎样?”黄景升看着苏广益,皱起了眉头。

    苏广益面目狰狞,说道:“凡是石正峰手下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大牛凑到了黄景升的身边,说道:“这小子是主人的仇敌,三番五次与主人作对。”

    黄景升明白了,苏广益这是因为石正峰迁怒于自己,这么大的火气,苏广益也不怕把自己气坏了。

    黄景升没有理会苏广益,径直要朝大帐外面走去,苏广益伸手拦住了黄景升,朝黄景升做出了一个手势。黄景升莫名其妙,周围的匈奴人却是怪叫着,大声起哄。

    苏广益狞笑道:“小子,我这是在侮辱你,向你发出挑战,你要是个男人就必须接受我的挑战。”

    黄景升是来和阿提拉谈判的,他可不想和苏广益之间发生什么冲突。

    苏广益拦住了黄景升,不让他走,黄景升回身看了阿提拉一眼。

    阿提拉说道:“黄将军,这个人要和你单挑,在我们草原上,单挑是很神圣的事情,即使是我这个大盟主,也不能随意干涉。”

    黄景升明白了,自己今天要不和苏广益打一架,这些匈奴人就会不停地嘲笑自己,笑掉大牙。

    一个被人嘲笑的家伙,谁还会认认真真地和他谈判呀?

    黄景升盯着苏广益,目光一寒,说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黄景升学着苏广益的模样,也对着他做出了那个侮辱性的手势。

    大帐里的匈奴人兴趣盎然,一个个欢呼起来,对于他们来说,看着两个华夏人单挑血战,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苏广益露出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朝黄景升勾了一下手指,说道:“来吧。”

    苏广益和黄景升走出了大帐,来到帐外的一块空地上,阿提拉和匈奴各部落的首领也走了出来,很快,苏广益、黄景升的周围就密密麻麻,聚满了看热闹的匈奴人。

    聂壹观察着苏广益,凑到了黄景升的身边,说道:“黄将军,这家伙看上去绝非善类,这场架还是不要打得好。”

    黄景升说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咬着牙也好,硬着头皮也罢,我都要和他战斗到底了。”

    大牛凑到黄景升的身边,说道:“黄将军,我和这家伙交过手,这家伙的招数很是歹毒,你要多加小心呀。”

    “知道了,”黄景升神色平静地看着苏广益。

    苏广益活动着筋骨,洋洋得意,一副吃定了黄景升的模样,说道:“小子,要怪只能怪你瞎了眼睛,跟着谁不好,偏偏要跟着石正峰。一会儿,我就让你体验到,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在开始打斗之前,苏广益先对黄景升进行一番心理恐吓,可惜,黄景升是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男人,苏广益的话并没有吓到他,只是惹得他轻蔑一笑。

    苏广益勃然大怒,叫道:“笑,你现在尽情地笑吧,等一会儿我挖掉你双眼的时候,让你哭都没有眼泪!”

    百变星君在旁边说道:“尊敬的大盟主,这场对决就请您来充当见证人吧。”

    所谓的见证人,其实就是裁判。

    阿提拉说道:“好吧,我来当见证人,黄将军,我给你讲一下我们匈奴人单挑的规矩,双方可以选择拳斗,也可以选择械斗,你们要选择什么呀?”

    苏广益看着黄景升,说道:“别让人家说我欺负你,你选吧。”

    黄景升也不客气,说道:“我选择械斗。”

    “好,那咱们就械斗,”苏广益盯着黄景升,那副样子分明是在说,不管是械斗还是拳斗,我都吃定你了。

    阿提拉说道:“械斗的比赛规则很简单,你们俩拿着武器开始交战,不许使用暗器,当一方被杀死,或是主动认输,械斗就算结束。”

    “小子,你明白了吗?”苏广益问黄景升。

    黄景升拔出了腰间的利剑,说道:“来吧,打完之后我还要去休息。”

    苏广益笑道:“你不要着急,这一架打完你会得到永恒的休息。”

    苏广益话音未落,黄景升已经发动攻击了,一剑朝苏广益刺了过去。

    周围的匈奴人发出了一阵惊呼,看着黄景升,心想,这个华夏人的攻势还挺犀利的。

    苏广益不慌不忙,轻轻一闪,避开了黄景升的攻击,抽出了湛卢剑,一剑朝黄景升的脖颈劈去。

    黄景升连忙躲闪,湛卢剑从黄景升的脖颈旁边划了过去。黄景升感觉脖颈一阵刺痛,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把殷红的鲜血。

    湛卢剑是没有划到黄景升的脖颈,但是,作为一件神兵利器,湛卢剑释放出的无形剑气伤到了黄景升,把黄景升的脖颈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好久没有杀人了,我要尽情地享受一下杀戮的快感,”苏广益狞笑着,向黄景升发起了攻击。

    苏广益的攻势很凛冽,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密不透风,打得黄景升步步后退,只有招架之势,没有还手之力。

    匈奴人刚开始还一脸兴奋,看了一会儿之后,都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本以为是一场激烈的对决,没想到是一场一边倒地虐杀,那个姓黄的华夏人,完全不是苏广益的对手嘛。

    阿提拉皱起了眉头,心想,黄景升要是今天死在了这里,与华夏人谈判的路可就断了,刚才自己轻易地就答应了他们俩单挑,是不是太草率了?

    苏青锋和百变星君站在旁边看着,一张脸笑得像一朵热烈绽放的花儿似的。

    苏青锋拈着胡须,说道:“益儿的剑术进步很快呀。”

    百变星君说道:“看来广益兄弟不是想杀死这家伙,而是要慢慢折磨死这家伙。嗨,这家伙因为石正峰的缘故,成了广益兄弟的出气筒,可真是够倒霉的了。”

    聂壹、大牛、小狼在旁边看着,眉头越皱越深,两只拳头都攥紧了。

    黄景升完全不是苏广益的对手,被苏广益那鬼影一般飘忽不定的剑法,划得满身都是血,看上去就像是从血海里爬出来似的,很是骇人。

    诚如百变星君所言,苏广益不是想杀死黄景升,而是要慢慢折磨黄景升,他故意划伤黄景升,却不伤到黄景升的要害。

    黄景升站在那里,手里握着剑,摇摇晃晃,脚下流了一滩血。

    苏广益转动着湛卢剑,耍了一个剑花,说道:“小子,你说我是一下一下把你活剐了,还是在你身上刺出一千个透明窟窿,让你把血流干?”

    黄景升不吭声,一双眼睛始终精光四射,死死地盯着苏广益。

    苏广益撇了一下嘴,说道:“我看你那双眼睛,怎么那么讨厌呢?我这就把它挖出来!”

    苏广益一剑刺向了黄景升的眼睛,黄景升慌忙护住了眼睛。苏广益剑锋一转,在黄景升的胸口上划了一下,划掉了一片肉,疼得黄景升抽搐一下,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淌下来。

    苏广益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挖你的眼睛,我这叫声东击西。”

    苏广益不仅要虐待黄景升,还要羞辱黄景升,大牛、小狼怒不可遏,想要冲上去救下黄景升,揍扁苏广益那张可恶的嘴脸。

    “站住!”阿提拉目光如刀,冲着大牛、小狼叫道:“两个人单挑的时候,天在看着,任何人不得干涉。”

    周围的匈奴人全都怒视大牛、小狼,大牛、小狼要是敢玷污神圣的单挑,他们就要一拥而上,把大牛、小狼剁成肉酱。

    看着鲜血淋漓、伤痕累累的黄景升,聂壹感到很是心痛,叫道:“黄将军,好汉不吃眼前亏,您快认输吧。”

    认输虽然丢人,但是好歹能保住一条性命,好死不如赖活着,对于逐利的商人来说,性命比面子重要。

    黄景升喘了几口粗气,一双眼睛依旧不屈地盯着苏广益,说道:“这场战斗还没真正开始呢,我怎么会认输。”

    苏广益哈哈大笑,说道:“小子,你很幽默,可惜,幽默救不了你的命!”bestbag2009.com